• 2017/1/19

川普說話了-國際新局勢/亞光繼續大賺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川普說話了-國際新局勢/亞光繼續大賺

    今天亞光又大漲了,不過玉晶光漲幅更大。我在去年3406公布10月獲利後就注意到產業似乎有異常的變化,但我實在是不想買,因為對一個提供投資建議的分析師來說去參與尬空的遊戲是不對的。這種波動性太大的股票竟然有很多分析師介紹給客戶,我覺得實在不可思議。這些分析師為了以績效吸引客戶,介紹鷓種股票卻只說好的一方面。其實這種暴漲的股票真正的風險就是隨時可能因為必需公布的利空(可能是產業趨勢、大趨勢或公司本身的利空)或很差的獲利而使股價走勢出現大問題。像3406長期以來一直有令人不悅的投機記錄,我們是不想碰的。

    其實市場上老會有一些股票在沒有任何預兆下大漲一大段。這些股票可以說只是為了某些個人而服務的,在漲了一大段後謠言才出來,這些股票沒有正常合理的可以提供解釋的原因,完全靠著炒作題材過日子,就算知道它會大漲我們也是不會買的,否則就會變成"賺,不知道為什麼賺錢;賠,也不知道為什麼賠錢"。這種錢賺的風險太大,因為你完全無法掌握風險。而我們是不會讓同學陷入這種狀況的。

    很多不確定性是事先可以避免的。像雷曼債我也遇到過,然後我發覺風險我無法掌控時,我理都不理。但很多人卻在事前只想安穩賺錢卻完全不去知道風險所在,出了事就到處抗議。實在是很不對。買投資型產品要知道風險所在是一基本常識而不是知識。大家應該起碼有這種想法。

    昨天川普開始對美元表示意見了。他認為美元太強了,但這一點早在幾週前我們不是就在這裡提過數次嗎?我說,川普把廠商找去美國如果只讓廠商生產在美國消費的車子(東西),那麼強度美元就沒關係,如果還要廠商再有外銷的動作則必須想法讓美元不能太高。不過對多數貨幣來說,美元也不會太弱,畢竟美國現在的經濟幾乎是多數主要國家中最好的。但是

    人民幣在1991年之前是1:2.3,後來與美國磋商後沿路大貶,直到18.5為止。這才開啟了中國成為所謂的【世界工廠】之路。當初美國之所以願意讓人民幣做如此的貶值,說穿了就是要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工進一步抑制、打擊日本的貿易競爭力。所以我才說,美商要從中國撤出是沒有問題的,只要再讓其他人口大國大貶值就可以了。但川普似乎希望將主要的工作機會帶回來(這其實也是必要的,例如現在在印度立刻大量建立高端工業,恐怕人才就有問題)。參酌其最近的說話,汽車、電子可能是主要的產業,就如同當初與日本打貿易戰主要也是針對這兩個產業。因此越來越明顯的看出川普正一路的沿著雷根的路子在走。

    因此再接下來,中國與美國主要將針對電子相關與貨幣進行談判,中國與當時日本有些不同,因此貨幣將更是重心所在。其結果就是對中國的影響將是全面性的。表面上中國會因人民幣升值而使購買力變大,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因為出口(賺錢的來源)縮小了,結果就會使購買力也縮小,形同現在的日本一樣。

    至於美國則不然,台灣為什麼越概股興起?那就是在許多方面越南的競爭力已經大過中國了。像印度為什麼現在經濟成長率比中國高?就是印度的競爭力大過中國。因此美國只需從印度進口較低層次的東西,而將中高階層次的移回美國製造即可。而當人民幣大幅升值時,這種競爭力的差異將更會使廠商流至其他國家。當初儒鴻會崛起就是因為當時的中國薪資成本在鴻海的13跳下一下子暴升而導致。未來這種外銷競爭差異將更明顯。

    基本上川普也不會要求初級品移回美國,因此中國的主要生產品與台灣在中國的主要生產品必是主軸。因為量大值高且耗人工。正是川普所最需要的,張忠模近幾天鬆口說不排除去美國,但講坦白話,我早就說過張忠謀必去,張去可藉美國的保護傘對抗中國在半導體的崛起。其實是利多於弊的。

    相對來`說,有些小產業反而會是受惠的對象,例如我們說過的錩泰,他們的產品是小眾市場,並且是傾向於有點獨占性競爭的產品,川普就不會要他們去,那麼反而就會引大量大廠回到美國而受惠人民所得的增加。或是像福興9924這種鎖公司,9924雖號稱世界前幾大,但說穿了只是一家市值70多億台幣的小公司而已,當美國工人受雇增加,房地產買賣增加或房地產的修繕增加,鎖自然是必要性配件。像我們提過的客斯達也是一樣不但沒受害還會受益。

    另外我認為並且修正一些以前的看法,那就是美元,美元的主要武器與對象仍在中國,對其他國家美元仍會唯持在一定的原來區間,而原物料行情至目前為止,尤其是鋼驖、bdi,石油都不會再有大行情了。即使是台橡也都只是小行情而已唯一的原物料較大行情恐怕只剩下紙類,寶隆預計可看到35-40仍有6成行情可以期待,可是現在進去你受得了震盪嗎?這是因此我們今年乖乖去買同樣具有產業趨勢行情的亞光。

    我們為什麼沒看好這次的原物料行情?那是因為這次是產業趨勢而非政經情況起了大波動,因此只是一次存貨的調整大週期而起。我們一直告訴各未這兩者其中的差別,那是因為兩者的變動造成股價與全球資金的大改變的規模是相差很大的。王文淵不會去管營建業的景氣變動,因為他不懂,也不想懂,他在意的是石化業景氣。但是

    不管是王文淵或廖年吉都必需豎起耳朵去聽川普講的話,因為他講的話對王文淵、廖年吉甚或蔡明忠都很重要,這種重要性也就是大趨勢的主軸股票股價會受到數以萬倍影響的主要原因因為大家都關切。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買的股票都是大漲或小漲的原因,因為我們乘在大趨勢的浪頭上向前行。這種大趨勢來臨時若產業趨勢違逆大趨勢,產業趨勢是會因此被打倒的。像川普的出現讓原來不斷上漲的台積電倏忽之間遇到逆風從此出現逆風。本來萎靡的金融業卻從此如遇甘霖可是明顯例子。

    台灣的分析師都太過注意產業趨勢卻忽略了更大的政治趨勢。因此買的股票在遇上政治上變故因而改變時常難以適應而硬要做,像最近的生技股尤其是新藥出現短線的上漲,其實這只是籌碼上的暫時性因素而已,本身相對來講既非產業趨勢有所改變也非政治經濟的大環境趨勢有利於新藥股,但卻有人興匆匆的又跳進去,這就很難以避免出現問題,也是易被套牢的原因。因為背後完全沒趨勢的保護。

    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現在加入8月起算會期。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本文章僅限私密留言,請先登入

伍宏昌
  • 暱    稱:伍宏昌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349
  • 誰加我為好友(502
  • 我的收藏部落(0
  • Email:philwu5389@gmail.com 
  • 證照:證券分析師(證投析測字第0456000028) 證券高業 壽險/投資型/會計師 
  • 自我介紹:國民黨全球金融市場操盤人 德利豐盛全球基金經理人 華信東霖證券投顧副總經理 投顧台股操盤人 在法人操磐期間(12年)年平均33%獲利 遠高於同期國內外除避險基金外的共同基金投資績效 

《MORE》

5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4047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