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9/12

理解潛意識心理過程的捷徑_來台灣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作者:我是你的牛肉面

  林命嘉和駱以茜從酒吧出來後,駱以茜不滿地說道:「表哥你真的是太過分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扒人家大姐姐的衣服,你讓人家以後怎麼有顏面再面對其他人啊!」

  「他們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所以我便給了他們點教訓。」林命嘉若無其事地說道。

  「借口,明明就是好色!幾年不見,表哥你怎麼還是這麼好色啊,真是白長了這麼一張冷冰冰,沒人情味的臉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那麼多。」林命嘉有些小不耐煩地說道。駱以茜見林命嘉有些生氣,委屈地撅著小嘴說道:「幹嘛凶巴巴的,對我一點都不好。」駱以茜一邊抱怨,一邊用她萌死人的無辜小眼神看著林命嘉希望得到他的安慰,而林命嘉卻只說了一句「上車吧,換家餐廳。」

  在另一家餐廳吃完後。林命嘉帶著駱以茜回到了他的家,林命嘉住在一個三層高的別墅中,別墅前的花園裡種著藍白色相間的玫瑰。別墅後是一個遊泳池,此時天色已晚,所以遊泳池沒有白天豔陽高照時那種碧波蕩漾的美感。
  「表哥,你種的花可真美。」駱以茜看到花園的花後驚訝地讚美道。

  「你喜歡的話就摘兩朵下來吧,別摘太多就行。」林命嘉從車庫中走出來後說道。

  「謝謝表哥!」駱以茜摘下兩朵玫瑰後欣喜地說道。

  「進來吧,看看我現在的住所。」林命嘉在一個閃著光的機關面前手一揮,門自動開了,進到裡面後,駱以茜感到有些不太習慣,因為別墅內的裝修風格非常的奇特,家中所有的家具要麼是天藍色要麼是咖啡色,漆黑的牆壁上到處都是星星點點的閃光物。房間的燈光故意用很微弱的那種藍紫色相間的燈光。再加上近乎透明的玻璃鋼天花板,仿佛自身處於浩瀚的宇宙中,在太空中自由漫步一樣的感覺。

  雖然房間內的裝飾風格非常的新奇,但駱以茜卻顯得很不適應,才走了幾步,就有了些許頭暈目眩的感覺。於是她沒上樓參觀,就直接先急忙地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表哥你為什麼要把房間裝飾成這個樣子啊?雖然如夢似幻的,但感覺真的好不習慣。」
  「過一段時間,你自然就習慣了。」

  「要是我,我一定把房間的牆壁全塗成粉色,家具和家電也要全買粉紅色的,然後再在房間裡放好多好多的毛絨玩具布娃娃,嗯~~~我還要養幾只小貓咪和小白兔。」駱以茜若有所思地說道。

  「恩,一個人一種想法,每個人都有著自己喜歡的風格」

  「我要看一會兒電視。」駱以茜說著便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然後切換著頻道,當她切換到一個音樂電台時,看到一個女團的幾個女歌手,正唱著一首冷旋律型的歌曲,MV的場景也是冰天雪地,幾個帶著藍色和紫色美瞳的女歌手正風姿綽約地擺著造型演繹著這首歌曲,身上的服裝星星點點如同一顆顆閃耀的冰晶,甚是好看,可駱以茜只看了兩眼就繼續切換到別的頻道。

  「剛才那首歌多好聽,為什麼不多聽一會?」林命嘉問道。

  「哼!你才不是為了聽歌的吧!」駱以茜頑皮地回答道。林命嘉被表妹這句話懟的一句話說不出來,埋下頭來開始擺弄手機。

  「哎呀,像這種女團的歌手,也就是在拍MV時才顯得每個人都那麼的唯美,現實中讓她們卸了妝還不知道長什麼樣子呢,你表妹我可是天生麗質,從小到大都從來沒有化過妝,只用些非常高檔的護膚品,可是現在卻依然這麼美麗,你說對吧表哥?」駱以茜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望著林命嘉一本正經地問道。

  「是是是,你什麼地方都好。」林命嘉低著頭敷衍地說道。

  「哼!表哥你敷衍我!那要是說真心話你覺得論素顏比我漂亮的女人多嗎?」駱以茜此時表情嚴肅地問道。

  「單論相貌,全世界面容比你更美的女孩子寥寥無幾,但你在我眼裡還只是個小孩子,算不上一個女人,你的行為舉止,完全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女孩,根本沒有一點成熟女人所具有的那種韻味,真不知道什麼時候你才能夠成熟一點。」林命嘉感歎地說道。

  「就不成熟,就要任性,就要傲嬌,就要天天纏著表哥,就要讓表哥照顧這個不成熟,長不大的妹妹一輩子,嘻嘻。」駱以茜挽著林命嘉的胳膊嬉皮笑臉地說道。

  「我可照顧不起!」林命嘉表情略帶些小厭煩地說道。看了一會電視後,駱以茜起身說要去洗澡,在她起身去洗澡時,林命嘉無意間看到了她放在茶幾上的一個銀白色十字架項墜,林命嘉將這個項墜拿到手裡端詳了起來,這條項墜,勾起了他曾經的回憶......

  林命嘉是中美混血兒,母親是台灣人,父親則是美國人,他的祖父原是歐洲的一名聖騎士,後移居到美國,找了一個美國的妻子生下她的父親,祖父和他的外形上有幾分相似,都是那種氣宇不凡的外形氣質。

他與其祖父都有著一頭遠看黑色,近看略顯天藍色的頭發,身材也都是高大魁梧。不同的是祖父臉上有著微卷的濃密胡須,左眼上有一道長長的刀疤,祖父常年穿著教堂聖騎士的那種紅色風衣,胸前掛著一條銀白色的十字架項墜。而林命嘉的臉上則是非常幹淨的,一張冰冷堅毅的英俊面龐毫無一點瑕疵。

還有一點不同的是林命嘉眼神中給人透露出無比冰冷異常冷酷的寒意,而祖父的眼神中,只是略顯深沉,並不會讓人覺得他冷酷無情。林命嘉和祖父天生就有著異於常人的力量,他們都可以徒手殺死老虎,熊,獅子等凶猛的野獸。他的祖父曾孤身一人走在森林時碰到了狼群,他只拿了一個鐵索鏈,就殺死了好幾十只惡狼。

林命嘉繼承了祖父的強大基因,三歲時就能自己爬過去將近兩米高的牆,五歲時,就能一只手拖動一輛轎車。而且林命嘉雙眼天生就擁有感知一切,看穿一切的能力,他能夠看穿世間的一切真偽,能夠看透所有人的內心,包括人們心中的想法,腦海中浮現出的景象,他還能夠看到一個人從小到大都經歷過什麼,甚至每個人,即便穿著再厚的衣服,他也能將每個人的身體信息了解的一清二楚,包括每個人身體每個部位的樣子,每個人身上細菌等微生物的數量。

心臟,大腦,肝,肺的大小和重量。體內血小板和紅細胞白細胞的總數量。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根本無法做出任何的隱瞞和偽裝行為,因為這是完全無效的。

  祖父非常的喜歡林命嘉,在他五歲生日時,祖父把他的十字架項墜送給了他。可惜沒過多久,祖父就病逝了,祖父去世不久後,林命嘉的家裡發生了更大的不幸.......

  林命嘉的父親是一個不起眼的美國公民。在林命嘉五歲前,他們家庭是非常幸福的。可他的父親不肯安於現狀。就與美國當地一個黑幫組織幹起了非法的勾當。可是有一次他的父親運輸一批毒品時被警方抓捕,他的父親因此向警方泄露了關於黑幫的一些秘密。剛刑滿釋放後,他的父親就被黑幫組織的其他人給做掉了。

林命嘉從小性格就比較冷血,他早就料到他的父親有朝一日會走到這樣的地步,但他認為他的父親是他的恥辱。因為他的父親是一個喜歡酗酒的酒鬼。而且非常好賭。

林命嘉從剛出生到三歲時,他們一直住在拉斯維加斯。後來父親好賭成性,把家產全都賭光了,無奈之下他們搬到了阿拉斯加州,與祖父住在了一起,他的父親從此開始便與黑幫一起做事。直到林命嘉八歲時,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所以他雖然料到他的父親接下來會是怎樣的命運。但他卻依然選擇置之不理,坐視不管。他認為他的父親不是一個值得可憐的人,死不足惜。當林命嘉的父親遇害後,他的母親終日以淚洗面。

而林命嘉則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該上學上學。父親遇害的幾天之後,林命嘉早上像往常一樣去上學,而他的母親則已經預感到接下來還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於是她在一張信紙上寫了幾句話。就把信紙交給了隔壁的瑪麗奶奶。由於林命嘉當時年齡很小,所以他的感知能力遠沒有現在那麼強,當時正在上課的他,突然意識到接下來還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他沒有告知任課教師,就風馳電掣的奔向家中。

  可當他回家後卻發現一切都太晚了。他的母親早已慘死在了家中。林命嘉沒有像其他孩子那樣的哭天喊地,嚎啕大哭。他只默默地流下了幾滴淚。並將母親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來。狠狠的握在手心裡。

林命嘉安葬好了母親的遺體後,發狂了似的把家中所有的東西都砸了個稀巴爛。因為這間房子有著令他痛苦不堪的記憶,他瘋狂的行為讓隔壁的瑪麗奶奶察覺到了。她找到林命嘉之後,先與他一起去了墓地,瑪麗奶奶先是在墓誌銘前禱告了一番,然後在那裡放了一束花。隨後瑪麗奶奶將一張信紙遞給了林命嘉,那是他母親去世之前給瑪麗奶奶的那張紙條。

信紙上的內容大致是說,母親接下來有可能再也照顧不了他了。他的父親之前在與黑幫做生意時曾存下一筆巨款。她已經把這筆巨款彙到了遠在台灣的妹妹的帳戶上了。也就是林命嘉的姨母。她讓林命嘉即日啟程,去台灣尋找他的姨母,並寄宿在姨母的家中。她還托付姨母當林命嘉成年之後,將這筆巨款轉給林命嘉。當父母的在孩子這麼小的時候就離開了他,今生今世也只能用這筆錢來算是對孩子的一種彌補。

  「對不起了,我的孩子,我們再也不能照顧年幼的你了,你才只有八歲,我們還沒有愛夠你,可此時的你卻要忍受著寄人籬下,流離失所如同流浪孤兒一樣無家可歸的苦楚了,我的孩子,願上帝保佑你。只要你好好的活著,我們的在天之靈就會得到安息。」

  林命嘉含著淚讀完了母親最後寫給他的幾句話,原本他想憑借著一己之力,找那些黑幫組織的成員報仇,可從那天之後,那些黑幫組織成員便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林命嘉用家中僅存的一些錢訂購了前往台灣的機票。隨後他便踏上了前往台灣的旅程。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阿鬱妹妹
  • 暱    稱:阿鬱妹妹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自我介紹:心思細膩,也喜歡觀察城市的每個角落  

《MORE》

8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