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5/12

春節里的鄉村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快奔五的人了,剛剛過了正月初八,心裡面不知道怎的又想家了,其實在家裡什麼事情也不必去做,和81歲高齡的母親更說不上幾句話。在春節回老家的日子裡,看著她忙得一刻不停歇,從菜地到鍋台前,自己也時時跟在後面,或許是怕她摔倒,或許是永遠揮之不去的母子情節。此時此刻在心裡面著實在惦記著母親,想著我曾經在父母身邊過的每一次春節,有時候想想也是澀澀的感覺,但是那時候的時光在記憶深處是任何物件都不曾替代的美好。七口之家,雖然清平,可每年過後都在期盼著來年的來臨,一年又一年。長大了才知道父母親是為有點耕作由孔城老街搬遷到了長江和秋浦河衝擊三角洲地帶——圍區的邊緣,對我來說這裡是生我養我的魚米之鄉,更有著我揮之不去的童年記憶。

在我記事康泰導遊的時候我沒有過多的在意左鄰右舍是那裡人氏,整個村子口音為什麼和我的父母親不一樣,可我就是這麼正常地說著話,生活著。在部隊20年也沒有人在意這些事情,最近兩年轉業到地方和別人交流時候大凡人家問及我是不是廬江或舒城那邊人,我邊會會心地回上一句:「沒辦法哦,全村就我一家是桐城的,口音被他們同化了。」這時我才特別注意自己的口音,有時候說上兩句用手機錄下再來回放給自己聽聽,有時候覺得好像不是自己剛說的話語,當地鄉親們直到現在他們也都沒有把我們家看外。習俗在平淡的日子裡相互補充著,但是到春節時分所有的日程父母親還是按照祖輩的禮儀來進行,究其原因、老家什麼習俗我也不大清楚,每年就是這麼過著,很好,也很在理。

農村人那時也很時尚的一句習俗話就是:人生在世,吃穿兩字。穿著嶄新服飾過年是春節必不可少的,每一至二個村子裡都有個把裁縫,剛進入臘月,村子裡需要做衣服的人家裡都得和裁縫師傅說一聲,這將便於師傅安排那天到那家,怎麼合理安排在裁縫的腦子裡有個計劃,不至於來不及而打亂整個村子裡人春節衣著的配備。師傅的酬勞是按照每天工作日來定酬金,伙食由所到之家來管理,如果伙食調劑好點的話,所到之家做的衣服多點當天不能完成的話,晚上裁縫還很樂意加班加點,偶爾給他加個夜餐,或許在這期間更能相互瞭解彼此。如此說我在盼望裁縫師傅來家做新衣服,還不如說是想在師傅不注意的時候拿幾個穿線的小小纏線器和劃粉筆玩耍,要不就是盼望著家裡伙食有所改善,可好吃的最好不要先去動筷子,否則會下頓不再有機會上桌子了。

裁縫師傅一來家裡,我就特別盼望師傅能不能節約些布料,或許還能給我做件,其實所有的布料早已都是按照家裡每個人量身定購的,根本沒有我這個排在姐弟之間倒數第二個的份,有時候師傅還特別能調侃著我,「小瘦子唉!馬上要完工了哦!你也不來看看有沒有你的新衣服啊?」明明知道沒有自己的,心裡卻還特別期盼著,看著布料子一塊塊地做成了成品新衣服,多年期盼的最後都是母親早已摺疊好、洗得乾乾淨淨沒有打補丁的舊衣服,一雙姐姐做的新鞋子總是不變的永恆,吃過年夜飯在得到幾元壓歲錢後就站在床上將鞋子試了又試,落地踩踩好像雙腳沒有了地球引力,心裡很是舒心。守歲之時即是家裡全員總動員開始的節奏,炸圓子、豆腐泡子,炒山芋條、米角子、花生,制米糖塊子等等,煮茶葉蛋是最後一道工序,加上點紅棗和紅糖算是守歲過後的早餐,當晚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正月裡來家裡面拜年接待人們用的,一樣接著一樣,期間的我成了一個那樣氛圍裡的地地道道的潮人,即現今說法:吃貨。

殺豬和做豆腐算是老家那時候家家戶戶年前都要準備的所謂年貨了,相鄰的康泰導遊幾個村子裡總有一戶人家在加工方圓數里每家送來的10多斤黃豆,各家根據自家人數來定製大豆的數量,多少不一,加工的工錢僅有兩元。其中也總能產生出一個屠夫來回運轉著,挨家挨戶殺豬,特別在大寒過後宰豬相對頻繁,豬肉或許咸製出來味道更好,存放的時間更久遠。殺豬在當時的每家每戶是件值得慶賀的大事情,一家人都得要回來,大人們跟著屠夫圍捕著,孩子們跟著豬來回竄的軌跡尖叫聲不斷,過年的氛圍陡增。那時候孩子們歡笑和起鬨最終是弄得個豬尿袋子,吹足氣當球玩耍罷了。打豬晃子是所有參加逮豬人員必不可少的會餐形式,鄰里之間一個也不能少,坐不上桌子的相互還能多燒點送上一大碗,屠夫的酬勞也很簡單,不過是他認為豬身上最好的兩斤半肉,預示著鄉鄰相親永遠是個伴的意思吧!

臘月廿三是當地人傳統的過小年,可在我的記憶中老家基本是以廿四這天來過的。家裡伙食沒有什麼特別的安排,可是屋前屋後,堂裡堂外所有的衛生是一定要打掃徹底的,即掃塵。三十的前一天個人的衛生一律整得條條有理,清洗也在一日內完成。大年三十那天按照當地習俗,每戶人家吃年夜飯基本上算是中飯,差不多剛過了12點就陸陸續續地開始。

隨著村裡的每戶人家在門窗和灶dermes 投訴台上貼上貼畫和新的年對子,年夜飯鞭炮的響起來的時候,孩子們的腳步和歡聲笑語就跟到那裡,那時也只不過是在來回地上找著被炸開沒有燃放的單個炮竹來,隨後相互用大人們點著的香煙作為引子,點燃後相互拋著嚇唬對方,吃過年夜飯的年輕人相互早已約好湊在一起打著牌克,孩子們三三倆倆拿著準備好的實心銅板在地上「釣鱉」,贏得一分兩分算是非常奢侈的戰利品,老年人們各佔一方、圍著一桌坐在火桶裡面漫不經心地抹著每抓一張都要沾上一次口水的紙牌,每個地點、各個場景邊上不乏觀戰和指點著的觀眾。供祭祖先只在他們吃過年夜飯後,從我的父母習俗看來,祖輩的祭祀是最為嚴格的程序了,年夜飯要在晚上7點後才開始,以致村子裡所有人家都知道我家那時候的習俗,飯前先得祭拜各路神靈,然後才祭拜自家祖先。

在這樣子的節日裡,這樣子的時光裡生命好像專為美好而來,歡騰中根本看不見半點霧霾,沒有了世界只有這麼個村子!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wangshie
  • 暱    稱:wangshie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227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