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际学校

  • 2015/7/28

在田野上行走有一種靜謐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我在冬天的田野上行走的時候,一方面觀察著這時田野的空曠,另一方面還想到這裡夏天時會佈滿莊稼。我們想當然地認為村外的田野上年年夏天都是應該佈滿莊稼的,彷彿那些莊稼就是自然生長出來的,恰恰忽略了是居住在這個村莊裡的人們使那些莊稼誕生出來的,是通過他們的勞動,一次次播種和培育才使這裡佈滿莊稼的。他們是這塊土地的創造奇蹟者,也是這塊土地的主人。我應該對他們保持足夠的敬畏之心。所以每次在路上遇到這裡的村人的時候,在他們面前,我都表現出一種謙卑之態,但願我的謙卑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因為當我在田野上行走的時候,我想像那些莊稼就是從它的播種者內心裡生長出來的。

我對這裡的清晨和黃嬰兒濕疹昏同樣關注,日出總是要來得緩慢些,你要耐心等待,看那紅太陽慢慢爬上來,爬過遠處的樹梢,爬過人家的屋頂,爬過那屋頂上的炊煙,要爬過那一片更遼遠的空間,才可能到達你的眼裡。地平線總是灰濛蒙的,總是模糊而不確定的。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要穿過掛滿露水的草地,青草綠油油的,看起來像是在夜晚新生出來的,有著撲撲的新鮮的草葉的氣息。我一邊穿過草地,一邊抬起頭來等待日出,不覺得褲腳就已被露水濕透了,用手擰就能擰出水來。布鞋也濕漉漉的,腳丫子就在鞋幫子裡邊走路邊打滑,發出一種啪嘰啪嘰的聲音。太陽終於還是爬到了那棵大柳樹的樹杈上,看起來就像是掛在那樹杈上一個大紅的圓盤,這個時候太陽的光輝還沒有發散出來,大地還是清涼濕潤的,但我知道太陽的光輝遲早要發散出來,但我更喜歡這清晨清涼的時刻,這個時候我的心靈裡就有一種靜謐,彷彿田野在向我打開一扇發現之窗,而我總是能夠最大限度地接近它內在的秘密的。

同樣,這裡的黃昏也是隆重的,為我所熱愛的,在這片土地上燃燒了一天的太陽漸漸落下,緩緩下沉,遠山如黛,蒼穹靜穆,田野遠望之職業治療中無限而深廣。落日像是在完成一場告別,一場告別演出,直至謝幕。那時整個大地就被一件黑色的外衣籠罩了。

不能不熱愛這裡的一草一木,每一隻外幣匯率蟲子,從空中飛過的每一隻鳥,它們所給予我的快樂是超出你的想像的。我並不因為曾經熟悉它們,而能在今天無視它們。我關注它們往往勝過關注自己。我想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就是它們烘托的結果,在這個世界上,是它們培養了我的情感和心靈,讓我活著的每一天都不再感到貧瘠和蒼白。這裡的每一片綠色我都喜歡,每一隻蟲鳥我都愛看,那些蟲鳴鳥叫就是上天賜予我的最好最高貴的禮物。那草葉上的花朵總是在向我發出召喚,希望我到跟前來,仔細看看它們。我在這裡的每一個花瓣上都能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那紅色的黃色的藍色的花朵,就像是大地上的一個個小喇叭,在對著天空歌唱,而天空回報大地的就是它的一張笑臉。

我在田野上行走的時候,看見一隻云雀,它不停地在空中向上躍升,在我的耳朵裡播名創優品miniso下它那燦爛、悅耳的叫聲。這塊土地上,云雀是不多見的,只能偶爾遇見,而每一次相遇都是一個驚喜。我願意自己融化在它那燦爛、悅耳的叫聲裡。大地上的綠色此時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綠毯,云雀在天空中一定看到了這塊綠毯,而且它看到的肯定比我所見的廣大、遼闊。它就是為此而激動、興奮嗎?為此而不停地在天空中躍進嗎?

每一次季節的變遷都可以在自己的腳步中感應到,有時候我就想,當我走在田野上的時候,閉上眼睛,我都能說出這季節已經走到了哪裡,距離它的結束還有多遠。然而每一次季節的轉變又幾乎出乎我意料,它們總是在你不知不覺中完成的。等你醒悟過來的時候,季節就已經走在你的前面了。所以我想,即使我經常走在這裡,以為自己就明白這裡一切的時候,其實總還是有我所不能瞭解的部分,而那部分也許正在我閉眼之間發生。這正是這塊大地一種對我保持神奇魅力的原因所在。

某個時候,為了能讓自己看得更遠,我會爬到一棵樹上,多數是楊樹,偶爾也會去爬一棵柳樹,但楊樹總是要比柳樹顯得高。爬在樹上的感覺真好,一爬上樹我就不想再下來了,我想如果能一直在樹上就好了,若是能居住在樹上就好了,從這棵樹轉到那棵樹,而下面的田野總是讓你看不夠的。我在樹上的時候就想,這些樹木向上向遠處伸展,就是在給予我一雙翅膀,是在鼓勵我飛翔。人在大地上行走,對於高度的渴想幾乎就是人的本能。後來我才明白,我不能總是呆在樹上的,我還得下來,還得在地上走。只是為了加快速度,我學會了奔跑,跑累了,就歇一歇。望著那棵被自己跑遠了的楊樹,好像是我已經在此飛翔了一段。

過了一些年,我已經意識到,這片田野是我走不盡的,它在我一天天的行走中並沒有縮小,相反是變得更為廣大了,以致我在內心裡都說不出它的邊際。那些邊際繚繞在我心頭,總是給我一種更為遼遠的感覺。秋天結束了還有下一個秋天呢,冬天過去了還有下一個冬天呢,季節這樣循環輪迴,無始無終,就像這塊田野在循環不已,輪迴不停。秋收以後,看著乾乾淨淨,空空曠曠的田野,我曾以為這裡的一切已經結束了。想不到秋天的結束只是另一個季節的開端,落葉悲壯的告別意味著有一日雪花會紛紛揚揚落在這裡,落在這裡的每一寸地方。當雪花完全覆蓋這裡的時候,我想它就已經掩埋了這裡曾有過的一切,誰能想到那一切的記憶正在土地下面冬眠,一切的告別並沒有告別,一切的結束並沒有結束,那些埋在土地下面的草根和草粒有一天就會醒來,向你莊嚴宣告又一個季節的到來,而那個季節我們已經習慣命名它為春天。季節叫什麼名字真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這裡經歷,經歷我們所要經歷的一切。

走在田野上,與一棵草,一隻蟲子相遇,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但是你能叫出它們的名字嗎?如果你叫不出來,是否就會在心上若有所失呢?覺得有點空虛呢?尤其是遇到那些動人的花朵時,我會因為自己叫不出它們的名字而覺到心靈疼痛。這種感覺我是不止一次經歷。至今有些草蟲我都叫不上它們的名字,而這個時候我就想這片田野依然讓我陌生,那陌生的部分依然是陌生的,一次次的行走並不就能縮小那陌生的部分。田野還有未向我開放的部分,或者說,我在這裡還有未能深入的領地。這些年來,我或許只是停留在這片田野的表面上,而並沒有能夠深入到它的內裡。從這個意義上說,行走不是一次、幾次能夠完成的,也許它是需要我們終生行走。

我喜歡在田野上行走,傾向於這樣一種方式,更多是出於心靈內部的召引,是自然生長的結果。現代人對幸福的尋求傾向於物質的滿足和豐裕,其實人所要的幸福常常就在自己腳下,在身邊那些樸素、簡單的事物上。一個能夠與土地建立起聯繫,一個能夠行走在土地上的人,他是有福的。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tivohweng
  • 暱    稱:tivohweng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825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