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际学校

  • 2015/7/13

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那年夏天,特別的熱,據氣象台播報,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

火辣辣的太陽炙烤著已是滾燙的馬路,路上的行人車輛很少。也是,大中午的,誰願意頂著烈日灼膚之痛來沒事壓馬路呢?有那美國時間還不如擱床上吹著冷風跟周公約會去呢!

惟有我,一個迷迷牙箍糊糊的傢伙,混了十八個春秋依舊跟不上時代的女孩在大馬路上閒逛,頭上頂著碩大的太陽,眼裡看到的全是金光萬道,昏昏沉沉,頭重腳輕的邁著有氣無力的步伐向前挪動著。沒辦法,誰讓這倔脾氣犟上了,得罪了老媽。雄糾糾,氣昂昂,一腳踏上了離家的車。來到了這鳥不拉屎,雞不生蛋,人還不熟悉的地方!連名都叫不出來,真不知道是人生的征伐還是人生的懲罰!

抱怨歸抱怨,可我還是一把拎起提包,漫步在了這陽光明媚的大道上。雖然有點熱把(何止一點的熱啊)心中的豪情卻也絲毫不減!別看我一女的,不混出個樣來讓你看扁了呀!(咬牙切齒的跟老媽發狠!)終於,在昏倒的前一刻,讓我逮著個網吧。激動啊那個,連滾帶爬的進了網吧,(可能有點誇張把,再仔細回憶回憶啊!)極度淑女的開了台機器,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然後半睡半醒的聽催眠曲。

「你媽媽的,你丫的怎麼來這了,來看哥們了?」一個響亮的霹靂橫掃走我的睡意,然後一記轟天雷轟到了我那不夠寬廣的臂膀!我可憐的小肩膀啊,睡意早無,怒目圓睜。

轉過身,正欲口舌拳腳相加,一張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是豔。我在球場認識的同事兼死黨。聽說她也不在球場了,跟男朋友跑出來,沒成想來這了。真是天助我也!頓時倆眼直冒精光,興奮的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兒。「嗎呀,他鄉遇故知,以後我就你的人拉,你可得把我照顧好嘍!」懷中的人推了推我,猛然發現自己好像的太過熱烈了,怎麼全網吧人都不望電腦望我啊!我鬱悶拉!奴奴嘴,把背包扔給她,示意她等我下,下了機與她一起逃也似的離開了網吧。

出了網吧,我沒地可去。呵呵,有這哥們在,我才不怕露宿街頭呢!瞧咱超級無敵可憐眼,望一眼她都知道我啥意思拉!嘆口氣說:「碰你準沒好事,算了,住我那去把!」呵呵,搞定!

來到她宿舍,乖乖,真夠亂的。真不敢想像她這麼耐看的一女孩怎麼在這住的!出門就是垃圾堆,垃圾旁邊是公廁,環境真不敢恭維。再看她屋裡,這一畝三分地上,從床上到桌子再到地面,哎!還是不要說了!簡直是一塌糊塗!不過以後有了我這禍害,這屋子還真的不敢想像。算了,一天也沒睡個好覺,現在還是先補個覺,其它一切好說。

迷濛著眼,屋裡有點吵。突然,感覺有雙眼睛盯著自己看,睜開眼,一對眼眸映入眼底,烏黑,清澈,似乎一下看進了心底。一瞬間的悸動,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努力靜下心來,才想起這裡以後也算是自己的地盤,他是從哪冒出來的?還是在自己睡覺的時候?!一把撥開他的臉,從床上蹦了下來。卻看見豔和一男的正坐在床邊。見自己起來了,說「死人,都9點了!還知道起來啊?」

我笑笑,「這你哥們?」

「嗯。亮,傑。」她指著他們分別介紹給我。

簡單的問候一下。(別看我這人挺能咋呼的,在外人面前,還是淑女點的好。)

眼一直打量剛剛中風看我的那傢伙。別說,鼻子是鼻子,眼是眼,還挺像個人樣。(那不廢話,不像人像什麼?)尤其那雙眼睛,清澈,明亮,有種無法言喻的吸引力。一條牛仔褲配一件白色短襯衫,整個人顯得那麼清爽。不像那哥們,給人一種很滄桑圓滑的感覺,很不舒服。一起在飯店簡單的給我接風。

飯後,那怎麼看都不順眼的傢伙提議一起去溜冰。我想,去就去唄,反正咱不會,還不興學啊。反正我再也不想像從前似的做個乖乖女,整天的不知道什麼是開心,跟驢子似的什麼,推一步走一步。我就是想瘋。以前我壓抑著這叛逆的感覺,現在我再無顧及,難道還有人會再關心我?我不相信。

我在溜冰場極力的釋放著自己的憂愁,揮灑著那妄想吞噬我的天涯旅客的感覺。強溜冰是把好手,傑跟我一樣也不怎麼會溜。於是豔和傑都圍著我,怕我倒。終於,我倒下無數次後,可以自己獨自在整個場子裡飛舞。我跟豔一起手牽手,在快速的圍著整個中心旋轉著,就向兩隻翩飛的蝴蝶,在整個場子裡成為最屬目的焦點。我喜歡這種自由自在的無拘無束的感覺。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無懼。就像鳥兒一樣自然的舒展著雙翼,哪怕前面等待著的是暴風雨。

豔說,在外邊玩什麼都不要當真。我做到了,因為我相信豔,想不到理由。就是知道豔不會做對我不好的事。也許是這異鄉唯有她讓我感到親切。可是為何她沒有做到?

可能是我們都玩瘋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上班突然讓我們感到很遙遠。每天跟豔、傑和強一起溜冰一起煮我最愛的西紅柿雞蛋面。日子就這麼不咸不淡的往前走著。

秋來了,一切變了。傑要回家幫忙秋收。我悶悶不樂了幾天。臨走那天晚上,豔和亮出去上網。傑跟我聊了很久,只是無雪纖瘦關感情。無非是家裡的瑣事和對自己的理想之類的。突然感覺我偏離了自己的軌道很久很久。久遠的不敢去想明天,更不要說理想。有些睏意。半倚在床上,我假寢。因為我不想讓他看出,我現在真的好想抱他哭一場。本來孤單的心,在這個依然陌生的城市,能跳動多久。我不知道他走了以後,還會不會回來。這段沒有開始的愛戀也許沒有開始就已經夭折。又或者這是最好的結局。看似誰都不曾傷害誰,云淡風輕。他說"我走了。"我無言。我怕說再見,也怕看到他同樣帶著期盼又憂傷的眼神。只好繼續裝眠,那樣眼睛就不會洩露我的內心。

許久,我以為他走了。唇上卻傳來一種不屬於我的感覺,很輕,很柔,挑起漣漪一圈一圈。卻又很快的,如蜻蜓點水般逝去。感覺就像那夏日的夜風般清涼。剛想睜開眼,耳畔傳來關門的聲音。我知道,傑走了。什麼都沒說,就像那風一樣,輕輕的來輕輕的去,不帶走一片云彩,不留下一絲痕跡。心有絲絲的失落。閉著眼,不想再睜開。其實我也知道,他不會說什麼。他是那種比較內向的男孩,而我看似開朗,可十多年來父母培養的溫順性格又怎麼可能我想改就改的了呢。更何況是感情的事,又怎麼開口說呢?

傑走後,我和豔更加瘋。我不想讓那失落和牽掛干擾我的情緒。而豔是因為喜歡強,而強也因為豔跟自己的女朋友分手,最後結果卻是在一次證實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句話是童話裡的說的。錢在這物質的世界是佔有一定的主導位置的,沒有錢,你什麼都不是。我多少知道點,可我不想去揭豔的傷疤,也不會墮落去追隨錢的庸俗。我不想去評判他們的愛情誰對誰錯,做為豔最好的朋友,我不會安慰她。因為我知道她不需要安慰,陪著她一起瘋,一起笑,一起沉默,一起來忘記讓她不開心的事是最好的選擇。只有在震耳的DJ中,在一次次的肆意飛舞中,我才能更加的自我,更加的張揚。我們放縱著我們的跋扈。我們也揮霍著我們的青春。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tivohweng
  • 暱    稱:tivohweng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825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