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际学校

  • 2015/6/30

雨中漫步體驗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六月的財大終於下雨了。我不知道這樣的表述會不會有人生出異議,而我仍是喜歡這樣表述。其他的地方是否落雨我不知道知道了也與我無直接關聯。而財大對我來說就是我的世界,一個足夠我淌漾知足的世界。

無論憂傷還是欣香港工商管理喜我都無法擺脫自己那顆感性好動的心。撐了傘,去過實驗樓,打個貓影兒我就下來了。本想直接就去自習但只有我的心才知道我最想去哪裡。下午兩三點鐘的花傘一隊隊滑向了教學樓,像是一陣風突然吹落的一片花瓣落入了溪流之中,順著清流緩然離去了。雨也並不大,但正像開始說的:終於是下了。這就難能可貴的令人覺得珍惜。雨是飄下來的,沒有重力的感覺,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一樣。輕如飛絲,亂如蛛網,但很清冽,落到身上給人心曠神怡之感。但我有打傘,因為風很清涼微冷,況且我還背了書包,不論淋濕了自己還是書包終歸是不好。

早晨,從樓上觀望下去,我看見合歡樹已經開花了,但不熱烈,也許她本身就不喜歡熱鬧。我仍想走近看看。一不小心就踏進了水窪裡,鞋子經不住水沁就讓雨水闖了進來,我不懊惱也不欣喜,只是平淡,平淡地接受那絲絲的清涼和潮濕。

實驗樓南邊的那排合歡還沒有開放,看樣子今年也是不想開了吧。一陣微風吹過,撲進我的懷裡,我輕輕地合上了雙眼,像是要融進這清涼的風中,然後隨之飛揚,飛揚。這只是枉想,睜開眼我還在這個世界。我想再走遠些,遠離人群,去沒有人煙的地方,看看這雨,與她們私會。

我早就知道邁開壓力脫髮了步子我就不會輕易停下。我記得木槿花已經開了,望瞭望校園的東邊,一排排紫白色的花朵壓彎了枝頭,朦朦朧朧的又映入我的眼眸。那是木槿花嗎?我走近,再走近。看到了,不是的,卻沒有失落,反倒是欣欣然。莫知名的一樹樹花,白的,紫的,紅的。一掛一掛的像是多彩的葡萄沉沉的墜了下去,花衣像是彩色的銀耳,晶瑩剔透,又沾滿了雨珠,雨珠也是那樣明淨,仔細看去,有幅遠方綠色的倒影在裡邊。我突然發覺腳下也軟軟的,泡的稀軟的黃泥被我的重力壓出水來,趕緊抬腳,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我不敢駐足停留太久,不停地移動腳步。雨下的好久了吧,早晨醒來時,就在淅淅瀝瀝的下,雖然下的溫柔,但花蕊還是沾落一地,落地也那麼鮮豔,不染一絲愁容,不顯半毫污濁。

漸漸地我貼近了校園最東的籬牆,那邊有片青蔥的的柳樹。也許天真的旱了好久,原本濃密的柳葉變得稀疏了,但一場細雨之後我相信它們會變得光鮮起來。

走到那片紫葉李的時候我驚異地發現,地上不知什麼時候探出了一層層晶瑩的小腦袋。新綠的草芽彷同珍王賜豪彿一夜甦醒,紛紛伸起了懶腰,打了個激靈,變得那樣活潑可愛。女貞子已經開花了,我記得小時候特別喜愛有特別恐懼它的果實,他們聞起來香甜可口的樣子,像名貴的水果,清香怡人。兒時我經不住誘惑,摘了一把放進嘴裡咀嚼,沒想到竟是那樣的不好吃,苦的要命,吐也吐不出那苦的辣眼的殘汁。後來我就恐懼它的清香了,騙子,十足的騙子。

雨腳有些緊了,像是灑下的芝麻,落入了水窪,點起一兩圈漣漪,又似淘氣的孩童惹了麻煩轉而猝然消失了。又踩進了水窪,抬起腳來,看了看,滿腳的泥漿,粘的褲管上也是,不時黏黏的稀泥漿還會滴落下來,落進水裡,一片黃色的暈影擴散,消失。我笑了笑,低聲問了一句:張玉劍,你去哪裡了?銀杏樹樹下,又一陣微風吹來,我放下雨傘,風颳來的雨絲落在了我的臉上,好是一陣清涼!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tivohweng
  • 暱    稱:tivohweng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825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