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4/11

人民幣匯率走勢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出訪的第一個國家是俄羅斯,而在北京會見的第一個外國使節團,卻是美國新任財長傑克盧爲特使的美國代表團。美國新國務卿克裏的亞洲之旅,充滿著對中國圍堵的味道,不過成行之前奧巴馬卻派遣財長去北京解釋。

美中兩大經濟體於去年完成了權力交替,不過彼此之間的角力與融合並未因此而放緩。中國要打造的是多極的國際政治,美國想達成的是經貿利益,雙方都在爲亞洲地區的地緣衝突降溫,但同時又在其核心利益上互不相讓。

有趣的是,儘管兩國在一些領域劍拔弩張,在另一些領域暗自角力,雙方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幾乎不再發聲。人民幣匯率議題,曾主導中美關係近十年,幾次瀕臨貿易戰的邊緣,但是去年以來,幾乎銷聲匿迹。

2012年大選中,人民幣匯率被奧巴馬當成政績來處理,這個議題對於執政近四年的奧巴馬來講,拿出來只會被對手追打,應對得好並不加分,應對稍有不慎便會影響民意。於是自從2005, 人民幣兌美元升值近三成,成爲美國對華政策的亮點,一筆帶過

大選後一直被減赤問題困擾的奧巴馬,忙於國內政治,無暇顧及海外,加上克林頓、蓋特納雙雙離任,美國的對華政策幾乎陷於停頓。近來美國對華活動重新啓動,不過匯率議題似乎已經讓位於服務業市場准入和網路安全,不再是美方的焦點。這個與人民幣過去幾年的升值有關,與國會山莊內關心中國議題的議員人數下降有關,與奧巴馬更關注就業與服務業出口有關。

美國方面壓力減輕,爲中國贏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間,近來人民幣的基本面因素已經轉弱,增長乏力,出口競爭力下降,資金外流,金融風險上升。而且美元轉強本身,也在推高人民幣的實質匯率。然而這些因素只是令人民幣升值速度大幅放緩,未必會導致人民幣兌美元持續貶值。人民幣匯率,仍是世界的焦點,也可能重新成爲美國國會的打擊目標。同時中國新一代領導人上任伊始,工作千頭萬緒,而且多是棘手難題,中美經濟問題目前能不找麻煩,最好不找麻煩。維持”成爲目前中美雙方都能接受的選擇。只要中國經濟或美國經濟不出現意料之外的危機,筆者料人民幣兌美元每年升值1%,即以最小可接受的升值幅度移動匯率,這一點恐怕不會因爲中國增長放緩或貿易出現短暫逆差而改變。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爲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陶冬
  • 暱    稱:陶冬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467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陶冬 
  • 自我介紹:陶冬,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  

《MORE》

13711151621

本日人氣:1367
累積人氣:1734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