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3

海角底孤星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一走近舷邊看浪花怒放的時候,便想起我有一個朋友曾從這樣的花叢中隱藏他底形海這個印象,就是到世界底末比,我也忘不掉。

這樁事情離現在已經十年了。然而他在我底記憶裏卻不像那麼久遠reenex。他是和我一同出海的。新婚的妻子和他同行,他很窮,自己買不起頭等艙位。但因新人不慣行旅的緣故,他樂意把平生的蓄積儘量地頃瀉出來,為他妻子定了一間頭等艙。他在那頭等船票的傭人格上填了自己底名字,為的要省些資財。

他在船上哪裡像個新郎,簡直是妻底奴隸!旁人底議論,他總是不理會的。他沒有什麼朋友,也不願意在船上認識什麼朋友,因為他覺得同舟中只有一個人配和他說話。這冷僻的情形,凡是帶著妻子出門的人都是如此,何況他是個新婚者?

船向著赤道走,他們底熱愛,也隨著增長了。東方人底戀愛本帶著幾分爆發性,縱然遇著冷氣,也不容易收縮,他們要去的地方是檳榔嶼附近一個新闢的小埠。下了海船,改乘小舟進去。小河邊滿是椰子、棕棗和樹膠林。輕舟載著一對新人在這神秘的綠蔭底下經過,赤道下底陽光又送了他們許多熱情、熱覺、熱血汗,他們更覺得身外無人。

他對新人說:“一這樣深茂的林中,正合我們幸運的居處。我願意和你永遠住在這裏。”

新人說:“這綠得不見天日的林中,只作浪人底墳墓罷了……”他趕快截住說:“你老是要說不吉利的話!然而在新婚期間,所有不吉利的語言都要變成吉利的。你沒念過書,哪裡知道這林中底樹木所代表的意思。書裏說:‘椰子是得子息的徽識樹,’因為椰子就是‘迓子’。棕棗是表明愛與和平。樹膠要把我們的身體粘得非常牢固。至於分不開。你看我們在這林中,好像雙星懸在洪蒙的穹蒼下一般。雙星有時被雷電嚇得躲藏起來,而我們常要聞見許多歌禽底妙音和無量野花底香味。算來我們比雙星還快活多了。”

新人笑說,“你們念書人底能幹只會在女人面前搬唇弄舌罷;好聽極了!聽你的話語,也可以不用那發妙音的鳥兒了,有了別的聲音,倒嫌噪雜咧!…可是,我的人哪,設使我一旦死掉,你要怎辦呢?”

這一問,真個是平地起雷咧!但不曉得新婚的人何以常要發出這樣的問。不錯的,死底恐怖,本是和快樂底願望一齊來的呀。他底眉不由得不皺起來了,酸楚的心卻擁出一副笑臉,說:“那麼,我也可以做個孤星。”

“咦,恐怕孤不了罷。”

“那麼,我隨著你去,如何?”他不忍看著他底新人,掉頭出去向著流水,兩行熱淚滴下來,正和船頭激成的水珠結合起來。新人見他如此,自然要後悔,但也不能對她丈夫懺悔,因為這種悲哀底黴菌,眾生都曾由母親底胎裏傳染下來,誰也沒法醫治的。她只能說:“得啦,又傷心什麼reenex hongkong?你不是說我們在這時間裏,凡有不言利的話語,都是吉利的麼?你何不當作一種吉利話聽?”她笑著,舉起丈夫底手,用他底袖口,説明他擦眼淚。

他急得把妻子底手摔開說:“我自己會擦。我底悲哀不是你所能擦,更不是你用我底手所能滅掉的,胸,你容我哭一會罷。我自己知道很窮,將要養不起你,所以你……”妻子忙殺了,急掩著他底口,說:“你又來了。誰有這樣的心思?你要哭,哭你的,不許再往下說了。”

這對相對無言的新夫婦,在沉默中隨著流水灣行,一直駛入林蔭深處。自然他們此後定要享受些安泰的生活。然罰在那郵件難通的林中,我們何從知道他們底光景?

三年的工夫,一點消息也沒有!我以為他們已在林中做了人外的人,也就漸漸把他們忘了。這時,我底旅期已到,買舟從檳榔嶼回來。在二等艙上,我遇見一位很熟的旅客。我左右思量,總想不起他底名姓,幸而他還認識我,他一見我便叫我說:“落君,我又和你同船回國了!你還記得我嗎!我想我病得這樣難看,你絕不能想起我是誰。”他說我想不起,我倒想起來了。

我很驚訝,因為他實在是病得很厲害了。我看見他妻子不在身邊,只有一個咿啞學舌的小嬰孩躺在床上。不用問,也可斷定那是他底子息。

他倒把別來的情形給我說了。他說:“自從我們到那裏,她就病起來。第二年,她生下這個女孩,就病得更厲害了。唉,幸運只許你空想的!你看她沒有和我一同回來,就知道我現在確是成為孤星了。”

我看他惟悴的病容,委實不敢往下動問,但他好像很有精神,願意把一切的情節都說給我聽似的。他說話時,小孩子老不容他暢快地說。沒有母親的孩子,格外愛哭,他又不得不撫慰她。因此,我也不願意擾他,只說:“另日你精神清爽的時候,我再來和你談罷。”我說完,就走出來。

那晚上,經過馬來海峽,船震盪得很。滿船底人,多犯了“海脖”。第二天,浪平了。我見管艙的侍者,手忙腳亂地拿著一個麻袋,往他底艙裏進去。二問,才知道他已經死了,侍者把他底屍洗淨,用細臺布裹好,拿了些廢鐵、幾塊煤炭,一同放入袋裏,縫起來。他底小女兒還不知這是怎麼一回事,只咿啞地說了一兩句不相幹的話。她會叫“爸爸”、“我要你抱”、“我要那個”等等簡單的話。在這時,人們也沒工夫理會他、調戲她了,她只獨自說自己的。

黃昏一到,他底喪禮,也要預備舉行了。侍者把麻袋拿到船後底舷邊。燒了些楷錢,口中不曉得念了些什麼,念完就把麻袋推入水裏。那裏船底推進機停了一會,隆隆之聲一時也靜默了。船中知道這事的人都遠遠站著看,雖和他沒有什麼情誼。然而在那時候卻不免起敬的。這不是從友誼來的恭敬,本是非常難得,他竟然承受了!他底海葬禮行過以後,就有許多人談到他生平的歷史和境遇。我也鑽入隊裏去聽人家怎樣說他。有些人說他妻子怎樣好,怎樣可愛。他的病完全是因為他妻子底死,積哀所致的,照他底話,他妻子葬在萬綠叢中,他卻葬在不可測量的碧晶岩裏了。

旁邊有個印度人,拈著他那一大縷紅鬍子,笑著說:“女人就是悲哀底萌蘖,誰叫他如此?我們要避掉悲哀,非先避掉女人底糾纏不可。我們常要把小女兒獻給迦河神,一來可以得著神惠,二來省得她長大了,又成為一個使人悲哀的惡魔。”

我搖頭說:“這只有你們印度人辦得到罷了,我們可不願意這樣辦。誠然,女人是悲哀底萌蘖,可是我們寧願悲哀和她同來,也不能不要她。我們寧願她嫁了才死,雖然使她丈夫悲哀至於死亡,也是好的。要知道喪妻底悲衷是極神聖的悲哀reenex好唔好。”

日落了,蔚藍的天多半被淡薄的晚雲塗成灰白色。在雲縫中,隱約露出一兩顆星星。金星從東邊底海涯升起來,由薄雲裏射出它底光輝。小女孩還和平時一樣,不懂得什麼是可悲的事。她只顧抱住一個客人底腿,綿軟的小手指著空外底金墾,說:“星!我要那個!”她那副嬉笑的面龐,迥不像個孤兒。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ssfszzxdsc
  • 暱    稱:ssfszzxdsc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9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