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7/12

遠方的家遙遠的路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回望壹眼熟睡的妻子和兒子轉按套現,他提起了早就準備好的行李,輕輕走出了家門。仲秋的清晨,微微有幾絲寒意。大街上,人並不多,人行道上,三三兩兩偶有晨練者的身影,昔日車滿為患的街道此時也安靜了許多,稀稀拉拉駛過幾輛公交車和出租車,但上座率卻少得可憐。行道樹上,冬青葉上,露水盈盈,壹股泥土的清香撲鼻而來。他來到這個城市快二十年了。二十年來,他邁過了這個城市大小街道的角角落落,感受到的只是嘈雜、喧囂,今天卻聞到少有的泥土氣息,這讓他倍感親切。就是家鄉的那種感覺,就是家鄉泥土的那股氣息,他不覺想起小時候跟隨父母晨起收包谷的情景。秋晨,壹望無際的包谷地裏,露水打濕了包谷,打濕了他腳下的鞋子,那時他常聞到這股泥土的清香氣息,而自從來到這座城市,這股氣息卻很少再聞到了。

壹招手,壹輛出租車停在了他的面前,車門打開了,露出壹張笑容可掬的臉。

“老板,去哪裏?”

“啥老板濕疹 ,妳看我的穿著像老板嗎?去汽車站。”他笑了,為出租車司機稱呼自己老板而感到可笑

“人民公仆?公務員?社會上層人士?這回沒錯吧?回家探親?”

“對。回家看看爹和娘。”

“不錯,還是個孝子呢!當今社會有這份孝心的人可不多了。”司機顯得有些健談。

“孝子?我是孝子嗎?”他在心裏呢喃地問著自己。壹股針紮般的刺痛頓時縈繞著他的心際,酸楚的淚水伴隨著噴湧而下,二十年來的往事不覺在眼前浮現。

二十年前,他懷揣父親東拼西湊的三千元現金和壹張大學錄取通知書來到了這座城市,來到那個令他朝思夢想的大學校園。簡單的行李,寒酸的衣著,使他這個全縣的文科狀元無所適從。“同學,家是哪裏的?叔叔阿姨在那裏上班呀?”不知為什麽,壹句句普通的問候對他而言卻顯得極為的不適和刺耳。他更不知該如何回答。“農村的,工人,農民........”每次回答,他都會感到特別的窘迫和憋屈,且感到身後有壹種異樣的目光在把他凝望。這凝望包含著譏諷和嘲笑,也使他的心感到無比的痛苦和酸楚,好似在滴血。好漢不論出身,可出身卻像壹個無法抹去的烙印壹般折磨著他,煎熬著他,使他無法喘息。有壹次,又有壹個同學問他:

“同學,家是哪裏的?叔叔阿姨在那裏上班呀?”

“城市的。我爸是醫生,媽媽是教師。”

“真不錯!”

那同學投來艷羨和仰慕的目光。他第壹次感到特別的滿足和自豪。後來有人問他,家是哪裏的?父母幹什麽工作呀?他都這樣回答。逐漸,他的同學和老師都知道他是壹個出身城市家庭的孩子。他的爸爸是醫生,媽媽是教師。

他的家離這個城市並不遠,壹百多公裏,坐車僅需兩個多小時車程。可他很少回家,也從不讓父母來學校看他。有好幾次他的父母提出要來學校看他卻都被他拒絕了:學校有什麽好看的,和咱縣的學校沒什麽區別,就只是大些,人多些,況且學校也不讓家長進校門。父母也只好作罷。壹次傳達室打來電話,說門口有人找他,還有包裹。他壹臉疑惑:在這個世上自己哪有什麽朋友呀?誰還會看望他牽掛他呢?莫非搞錯了?在傳達室門口,他看到了蒼老而略顯窘迫的父母。父親臉黧黑,布滿皺紋,像張老樹皮。母親同樣。

“爸,媽,誰讓妳們來呢?”他悄聲說道。

“想妳了,實在克制不住,便來看看妳。妳不會生氣吧?”

“我壹切都好,妳們還是回去吧!讓同學和老師看見不好。”

“這........”父母硬咽了,且啜泣到。

“馬上上課了,我走了。妳們回去吧!”

他提起包裹,轉身奪路而逃。身後留下凝望而啜泣的父母。

後來,他的父母再也沒有來過學校。

0
0

  • 下午 01:21 發表|瀏覽(25)|留言(0)|收藏(0)|引用(0)檢舉
  • 自訂分類:生活
    |上一篇:
    最熟悉的和最陌生的
  • 系統分類: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oiuurt
  • 暱    稱:oiuurt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29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