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5/15

孤獨的困擾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又是五月飄絮,度娘說楊絮就是楊樹的種子,我看著窗外漫天的飛絮,心裏突然有種淡淡的憂傷,難不成我們每天都沐浴在楊樹狂歡後噴灑的精子中?傷心的人是脆弱的,還好是平靜的,淡然如我自然又想到雄株楊樹是沒有種子的,所以飛絮是雌楊樹的愛,在春風中輕柔的拂過臉頰,這種愛是博大的,它沒有因為我是屌絲而有所嫌棄,也沒有因為對面韓娘開著寶馬而賣弄風騷的過於留戀,甚至在我身上留下了更多的撫慰。啊,我又想到原來楊樹才是最開闊的樹種,把整個天空當做子宮,盡情揮灑!懷著對楊樹的崇敬,我騎著電車在車流中穿梭,迎著漫天的愛和此起彼伏的車笛,內心波濤洶湧,仿佛重生雋景

家和單位的距離決定了我和楊樹恩愛的時間特別的短暫,這種短暫讓我想到了蜉蝣,地球上壽命最短的動物,在其不到一天的生命裏,它只有一個單純的目的……尋找配偶。而我的路程的就像蜉蝣的初戀或者高潮,奔走在愛的路上,體驗著稍縱即逝的快感,哆嗦的讓人心疼。明天,就是明天,我要漫步於這條愛意滿滿的大道,因為比起煙花的絢爛,我還是喜歡細水長流的纏綿。哆嗦中,我想到最近一直喊著跑步的昀屌和光屌,原來他們早已察覺到了這點,然而他們終究沒有開悟,在現實和意淫中妥協,在開車和漫步中選擇跑步,現在看他們,就像兩個在蚊帳中吸滿血的蚊子,四處尋找出口去排卵,憋的發瘋。

最近午覺一直睡不醒,真是屌絲多戀床。難道人的精神在這個季節也像飛絮一樣綿軟下去?我又一向反感被手機鬧鈴吵醒,以至於有次竟然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四點。所幸的是參悟了楊樹究極奧義的我特別的靈光,睡午覺前喝下滿滿一杯水,兩小時後我總能被如潮水般襲來的尿意憋醒,揮灑過後睡意全無。今天又準時被憋醒,在夾著腿碎步跑去廁所的路上,我發現今天的陽光明媚的刺眼雋景

我一直懷疑老爸是不是國家級建造師,卻一直不顯山露水,因為家裏的廁所是我這二十多年上過的最有創意的廁所。說有創意,並不是說這個廁所有多麼的奢華,也不是有多麼的高檔,其獨特恰恰在於它的簡陋卻與自然渾然一體。當你站著噓噓時,一枝從牆外伸過來的槐樹枝正好橫於鼻尖,每當槐花盛開的季節,總能嗅到花兒的芳香,這種滿滿的自然的氣息不是蘭蔻和香奈兒能夠媲美的;而當你蹲坑時,樹枝又能恰到好處的為你遮陽擋雨,讓你能夠在雨中蹲坑卻能享受江南細雨的淅淅瀝瀝,在烈日下蹲坑還能迷離在仿佛秋後斑駁的光影中。

在這樣的廁所進行午後的噓噓是享受的,仿佛有種迷迭香的味道,每次噓噓,我都懷著一顆敬仰的心,小碎步緩步步入,昂首挺胸,眼睛平視,調整內息以小周天吐吸,心中默念: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在這時我完成了釋道的合二為一,完成了一次仙風道骨的宇宙能量轉移。就在這次宇宙與我為一的噓噓中,我會感到孤獨,我會不會是古往今來將佛法和道學融會貫通的第一人,這種孤獨也許一直就存在於宇宙中,而我只是感受到了它的存在,也許只有我才能感受到雋景

孤獨的困擾和餘尿未盡的感覺迫使我用力的甩一甩,這是習慣還是必然如此?就像宇宙的終極孤獨是被我偶然感知還是必然由我感知,我不知道,我同樣不知道最後的這一甩是不是有什麼暗示?它是在嘲笑我的自以為是說我算個屌?還是表示對我的膜拜說我真屌?我蹲坑格物二十多年,唯一參不破的就是這個反復無常啊!

今天,在空前絕後的孤獨還沒襲來前,有種耀眼的光穿過層層槐樹葉的間隙盛開在我微眯的眼際,如果說郭四娘45度角仰望天空帶給他的是明媚的憂傷,那麼我45度角俯視三峽洩洪的水柱勾起的卻是我年幼時在河邊戲水的童真,撥開樹枝,一道水柱在驕陽的照射下散射出明亮的顏色,特別是從水柱逃離的散碎的水滴一顆顆仿佛夜空中最亮星,而且是彩色的流星。

這實在是太好了,簡直是上天對我參透楊樹之愛和將釋道貫通的最好的獎勵,我發現如果再多幾個分岔,那不就是一道彩虹嗎!我為之驚喜,而後又悵然若失,驚喜的是我終於能夠補償五一帶魔昀去蒙山九龍潭卻沒能看上彩虹的遺憾,悵然若失的是我不能造出這種彩虹而只有魔昀能夠造出,因為這是需要多少的分岔才能映出來的一道彩虹啊!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oaer
  • 暱    稱:oaer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3912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