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7/17

寬鬆刺激常態化 提防美元危機 ~尋找資金避風港-新興國家~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寬鬆刺激常態化 提防美元危機

~尋找資金避風港-新興國家~

今周刊1229期

   國際貨幣基金(IMF)公布最新數據,全球官方外匯存底組成貨幣仍以美元為首,佔比達61.99%,與去年第四季相比增加500億美元及一個百分比,反映面臨經濟前景不確定性之際,各國央行對於美元資產的避險需求。

    然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亞太區主席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在今年6月18日提出警告,美元未來2-3年有可能相對其他貨幣貶值達35%,其提到:「疫情發生前,美國的儲蓄率在1.4%的歷史低點,是1960-2005年平均水準7%的五分之一,在2020-21年美國財政赤字(Budget Deficit)將超過GDP 14%情況,且經常帳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持續擴大下,未來美元可能貶值超過35%。」

    在如今強大的美元本位制下,美元危機(Dollar crisis)的發生令人難以想像,最近20年全球發生最嚴重的兩次金融危機:2008年次貸風暴和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美元都成為資金避風港,今年三月在全球金融市場遭遇危機的當下,美元指數(US dollar index)逆勢上漲8.2%;2008年在次貸海嘯最盛時,美元更上漲21%。

    然而美元並非無懈可擊,二戰後至今,共發生三次美元危機:最早在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時期的1960年便發生過一次美元危機,當時黃金突破一盎司35.2美元防線,並間接導致1968年的二次美元危機以及1971年金本位制的瓦解;第三次則在2000年初美國科技股泡沫破裂後,產生的資金由美國外逃現象,美元匯率在2002-2011年間長期貶值達28%。

我們試著思考並回顧過去歷史,鑑往知來,期許學到教訓,本文由工作夥伴江若寧(1990~,臺北大學經濟學系)、張中宜(1985~,政治大學財務管理所)、黃奕穎(1987~,中正大學會計與資訊科技所)、邱政緯(1988~,台灣大學化學工程所)共同撰述,與讀者分享美元危機的歷史,並探討發生後,全球經濟可能的變化和避風港。

    國際收支(Balance of Payment)為經常帳項目加上資本帳項目(Capital Account),反映一國因貿易、資本流動產生的貨幣流入和流出。在過去金本位制時代,引發美元危機的最主要因素是來自國際收支平衡(BOP Deficit)的惡化。

二戰結束後,美國啟動馬歇爾計畫,由政府帶動大幅支出援助歐洲重建,1960年,由美國政府支出的援助經費高達53億美金,因當時美國貿易仍處在順差情況,大幅抵銷此一支出影響,當年度美國經常帳盈餘達15億美金;然而在資本項目上,由於美國資金大舉投資外國市場,當年度資本流出(Capital outflow)為25億美金,產生國際收支的逆差達10億美元。

在流通的美元價值遠大於美國國內儲有的黃金價值下,引發美元危機,資金大幅自美國外逃,使道瓊指數當年度下跌9.1%,德國馬克、日元以及外國股票成為資金避風港。經過1960年第一次美元危機後,投資人對於美元在金本位制下的信心開始動搖,間接引發1968年二次美元危機以及1971年金本位制的終結。

    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宣布不再採用既有的貨幣體系,自此金本位制宣告瓦解,黃金自脫鉤前的每盎司35美元大漲至1974年的183美元(+422%)。疲弱的美元引發通貨膨脹,並且戳破當時的美股大型股泡沫(漂亮50-Nifty Fifty 1970年代將近50家藍籌公司大幅高估)。1971-74年,道瓊指數大跌31.5%,CPI年增率更在1974年暴增11%。美元危機發生後,幾乎所有在美國的資產無一倖免,美國房地產價格在此期間亦下跌4%。

    除美國外,金本位制也使資金大幅逃離當時的主要儲備貨幣強權英國,英國FTSE 100指數於1971-74年下跌50%。資金逃往新興崛起的國家(如以製造崛起的德、日兩國),德國DAX指數同時期僅下跌12%,且德國馬克相較美元大幅升值25%;日經指數(Nikkei 225)同時期逆勢上漲81%,日幣相對美元亦大幅升值30%。

    如今美國雖長期維持經常帳赤字(2019年4984億美金),主要來自貿易逆差的影響,但是外國投資流入增加1.38兆美金,如今非美國家總計持有美國公債達6兆美金,即如今強勢的美元本位制是由各國央行將大量外匯存底買入美國公債,以及外國資本流入投資美國股債市場所支撐的結果。

    在後疫情時代,美、歐、日相繼推出史無前例的寬鬆措施,在聯準會(FED)最新的FOMC會議記錄上更提到,考慮祭出二戰時期的殖利率曲線控制(Yield Curve Control,YCC),長期壓低短中長期的債券利率。1942年美國剛開始施行殖利率曲線控制後,CPI年增率即飆升11%,若美國開始新一輪寬鬆措施,刺激通膨升溫,美元危機的風險可能增加,屆時美國的資產(股匯債市)便可能因為資本外逃現象而大幅下修。

    以過去經驗來看,在美元危機發生後,只有抗通膨商品和財政紮實且新興崛起國家的市場能倖免於難。如今崛起的中國市場,正積極進行人民幣國際化,並且逐步由世界工廠,轉變為科技導向的內需服務業;此外,如亞洲較成熟的新興市場(台灣、韓國),因儲蓄率高、持有大量外匯存底,一旦爆發美元危機,這些國家或有機會成為如1970年代德國和日本的避風港角色。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呂宗耀投資周記
  • 暱    稱:呂宗耀投資周記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8
  • 誰加我為好友(414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呂宗耀 
  • 自我介紹:呂張投資團隊 總監
    專欄:
    今周刊「呂宗耀投資周記」-每週四出刊
    ( 第一線走訪觀察,非投資建議,亦未設任何立場。 )
     

《MORE》

310151724

本日人氣:28
累積人氣:425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