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4/30

神秘海域的人魚-第二十章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她漸漸拉高的音量,昂起頭望向遠方,以鄭重的姿態表明這段旋律不只是唱給一人。
小人魚充滿鬥志的宣言讓急著亡羊補牢的陳征宇晃了神,在他失去頭緒,腦子陷入空白之際,來自深海的高亢歌聲回應了小人魚-段昊詢的戰鼓。
「好膽你就來。」


  這片海洋的主人對侵略者的答覆,翻譯過的語句相當自負,充滿著挑釁;不過陳征宇以及記錄下旋律的科學家們都覺得翻譯錯了!人魚-路禹希的歌聲沒有這個意思。
沒錯!沒有挑釁,也沒有仇視的敵意,人魚-路禹希的歌聲百轉千迴、餘音繞船,時不時尾音帶有抖音點綴。在陳征宇耳裡聽起來相當悅耳,而且大多數科學家們還自信地表示,在人魚-路禹希的歌聲裡聽到了「女王陛下富有磁性的笑聲。」
  情緒激動的科學家們正打算如何曲解人魚-路禹希的弦外之音,陳征宇完全不想參與討論——反正那群老傢伙絕對會在下次會議上強迫推銷自己的想法——他更在意的是小人魚-段昊詢的行為舉止。
陳征宇算了算,扣掉獨唱的圓月之夜,這次是小人魚-段昊詢和人魚-路禹希在離別後的初次重逢,交流的話題還踩到大家的敏感神經-「領海歸屬」
  對大多種族來說而言,這個問題猶如燙手山芋。雖然根據研究顯示,人魚在領海問題的處理與其他種族不盡相同,但人魚-路禹希有著東方海妖的稱號,與一般小人魚不同,她的領域意識較為強烈,這個訊息在前往東海的路上,小人魚-段昊詢早就知道了。
  以小人魚-段昊詢的年紀和實力,就想要挑戰人魚-路禹希的權威是愚笨的,親自感受過人魚-路禹希實力的小人魚都知道,但他還是這麼做了!這個舉動十分莽撞,但陳征宇卻在起初的意外失誤後快速推論出小人魚的心情:小人魚-段昊詢喜歡東海,卻對東海的主人有著防備。挑釁的言論與其說是出於小人魚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豪情壯志,倒不如說是他在向人魚-路禹希說明自己對她的拒絕。
  ——是拒絕,卻也是暗中的試探。
  如果人魚-路禹希為他宣稱的野心動火,即便有人類出手相助,小人魚-段昊詢也不會是路禹希的對手,滾出東海會是必然的結果;但如果在他表現出對東海的企圖心之後,路禹希仍希望他留下來,那麼有些事情也許就會不一樣了!
  陳征宇非常了解眼前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小人魚了。他篤定小人魚-段昊詢在開口之前,就放棄了和人魚-路禹希和平相處的打算。
  而人魚-路禹希的反應,就是記仇的小人魚這一次所要求的“魚”,一條非常、非常、非常大的“魚”。
  「按照你的說法」在聽過陳征宇的分析之後,丁美樂教授露出興趣滿滿的神情,「小傢伙其實是有原諒路禹希的打算的?」
  「這只是我的憶測。」陳征宇的用詞並不否認,「小人魚-段昊詢的記仇總是建立在諒解的可能上。」
  丁美樂教授點頭同意:「小傢伙的性格確實不錯,非常機伶。說實在,我也不認為他會冒失到在實力、經驗都欠缺的情況下就向成年的人魚下戰帖。」 他停頓了一下,雙眼發亮地看著陳征宇:「你還沒告訴我,小人魚-段昊詢對女王陛下的答覆滿意嗎?」
小人魚突然的發言和人魚-路禹希的給予的回覆,點燃了整個青島的夜晚。
在這期間,許多人試圖打探小人魚-段昊詢對本次交流的感受,卻都被陳征宇攔了下來。
  在陳征宇把自己關在房間的時間裡,東海的研究員們已經反覆研究過人魚-路禹希的音頻:那段旋律沒有敵意,幾乎所有人都認同這個解讀,但它畢竟不是一個明確的表達,大家也不能輕易的確認人魚-路禹希真正的想法。
  丁美樂教授帶來了音頻記錄的音檔,用陳征宇的筆電重複播放了幾遍。寧靜的夜晚讓路禹希的歌聲更為清晰,那麼溫柔的曲調聽起來確實有讓人飄飄欲仙的感覺。
  “小人魚-段昊詢怎麼回應這段旋律?”丁美樂教授急迫的問著。
  陳征宇搖搖頭,遺憾地告訴丁教授:「我不清楚,小傢伙聽到路禹希的回覆之後就跳進到水裡了。」
  「他沒有和你再說些什麼嗎?好吧!就當他是青春期的孩子也該有自己的小秘密了。」教授站起身,準備告辭。
  陳征宇把他送到樓下,雙方互道晚安之後,陳征宇回到自己簡約的研究宿舍。
  現在只剩下陳征宇一人。丁教授拿來的音檔還留在筆電裡,陳征宇點開它,不到一分鐘的歌聲再度悠揚唱起。在循環播放的歌聲中,陳征宇又想起小人魚-段昊詢,聽到它時的神情——那一定不是負面的情緒。

 

 

 

本站擁有作者版權,如需轉載請先告知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暱    稱: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謝* 

《MORE》

9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