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26

被囚禁之人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看來我這紫魂石也不能拿你怎麼樣啊。果然是有惡魔稱號的男人,被廢了玄天功,還能凝聚紫極魔瞳。”居高臨下的看著那被囚禁在結界中狼狽不堪的人,路禹希滿眼嘲諷。 “路禹希!妖女!你休要猖狂,莫要以為把老夫囚禁在此你便能為所欲為了麼?!你難道忘了你那親愛的哥哥了麼?!……”陳征宇看著那滿眼嘲諷的女子突然在沉默中低聲笑了起來,那雙被頭髮遮擋住佈滿血絲的眼中,此刻充滿戾氣。 “不要跟我提哥哥!當初若不是你這老匹夫步步緊逼!哥哥他會以死明志麼?!你!現在居然還有臉跟我提他?!莫不是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聽到陳征宇挑釁的話,路禹希瞬間暴走,龐大的殺氣瞬間四射開來佈滿整個空間內,強大的精神力凝成一股劍芒,狠狠地刺向陳征宇。 “噗”陳征宇實實在在的受了路禹希的一擊,讓他本就已臨崩潰的靈魂更加縹緲虛無,而沒有玄天功保護的肉身更是早已千瘡百孔,鮮血噴灑在結界上,激活了的結界泛著熒光,“嘩啦啦!”一串串的鎖鏈從結界壁上湧出鎖向陳征宇,將他捆了個結實,佈滿血絲的雙眼此時戾氣早已消失不見,充滿著恐懼。路禹希之前充滿殺氣的一擊讓他知道,他眼前的這個少女,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柔柔弱弱自己隨意變可殺死的小女孩了,在這十年的時間裡,她早已成長的風華絕代,如今獵人與獵物互換,他,才是那個任人宰割的獵物! “我已經沒有耐心了,當初如若不是段昊詢替你求情,我早就一劍殺了你!你當初拿走哥哥的!我會親自拿回來!” 瑩亮的光芒隨著路禹希落下的腳步點亮在魘漆黑的空間中,走近瞭望著被鎖鏈束縛著的陳征宇,路禹希突然覺得有些可悲,想當初那個意氣風發被冠以惡魔稱號的人,如今卻落得這幅田地,當真是一步錯,步步錯…… “當初你一念之差,奪了哥哥的命魄,佔了他的氣運,你可曾後悔過?” “你!你怎麼知道的?!是那老妖怪告訴你?!不,你根本沒有機會見到他的!你到底是什麼人?!”陳征宇驚恐的看著路禹希語無倫次的說道,拖著殘破的身體想要撲向路禹希,卻被無數的鎖鏈鎮壓下去,只剩下一隻充滿驚恐的眼睛還露在外面。 “呵,你做的那些事,當真以為沒人知道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以為那老妖怪為什麼會找上你?把他'不外傳'的奪魂練魂之法交給你?”路禹希把“不外傳”三個字咬的特別重,說道這裡眼中的嘲諷更勝,看著眼前這個被鎖鏈如同畜生般束縛著,狼狽不堪的人,心中充滿悲戚,可以說路禹希是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看著陳征宇自甘墮落,一步步把他自己逼向深淵,自己卻沉迷在老妖怪編織的謊言中不自知,從當初那個一心為唐門的長老,變成如今這個不人不鬼的偏執狂。路禹希頭一次對自己人生產生了迷茫,所謂的長生不老,真的如此重要么?像陳征宇這般捨棄一切,寧可把自己凝練成殭屍,化身鬼物也要追求的長生真的是對的麼?…… '命,是用來保護別人人的!'路禹希突然想起幼時哥哥對自己說過的話,突然覺得,生命,或許不在長短,在於你用這有限的生命做過些什麼…… “當初老妖怪找上你,只不過是想要利用你盜取唐門機密而已,他給你的奪魂練魂法門怕是不完整的吧”說到這裡路禹希頓了頓,看了滿眼不可置信的陳征宇一眼,繼續說道:“這離魂賦我只用了一半的量,雖然會讓你痛苦不堪,但是並不致死,能把哥哥的命魄分離出來,我取了哥哥的命魄就走。我答應了唐大先生不殺你,你就在魘裡面呆著吧。” “可笑當初你對哥哥如此步步緊逼,害得他他跳下了鬼見愁,當初殺不了你,如今我有能力幫哥哥報仇了,卻不能殺你!呵呵……”無力得笑著,眼睛有種酸澀的感覺,抬頭望向漆黑一片的空間想讓眼淚收回去,卻發現一切都是徒勞無獲,淚水如同決堤一般止不住,『不可以!怎麼可以哭!那是弱者的表現!你怎麼可以哭?!怎麼能哭?……』 笑著笑著,便是早已淚流滿面,抬起手臂遮住眼中刻骨銘心的悲傷。『罷了,就此放縱一次吧!……』 “叮鈴,叮鈴……”清脆的鈴鐺聲在靜謐的空間裡響起,路禹希看著在琉璃質的鈴鐺中游動的光點痴痴的笑了,如同孩提時代那般清澈。 『哥哥,你丟失的東西禹希終於幫你拿回來了。……』

 

本站擁有作者版權,如需轉載請先告知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暱    稱: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謝* 

《MORE》

9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