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11

理解潛意識心理過程的捷徑-海底撈夢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作者:我是你的牛肉麵


周末結束,勞工的周一生活又開始。
整理資料,發通知,各種文案工作都是皇甫岑該做的。
熬著熬著就是一天。
「鈴鈴鈴~」歡快的放學鈴聲充滿整個校園。
「皇甫岑,你晚上把資料發我郵箱就行,我先走了。」
「好的,劉主任再見!」皇甫岑從堆積如山的文件中抬頭,接近期末的工作量尤其大,她終於可以下班了。
「還有,今天的學生糾紛處理得不錯!」劉主任踏出門口又回頭說。
「謝謝!」
皇甫岑現在在市裏的一中當教務處主任的助理,專管一堆雞毛小事。這不,有對學生專門到總務處門口鬧事,可見有多麼深仇大恨。劉主任又正好出門開會,皇甫岑為了耳根清淨只能出面處理,只是過程有點「簡單粗暴」。
保存好文檔發送至劉主任郵箱,皇甫岑也收拾東西下班。等她走出教學樓的時候,學生都已經走光了,高跟鞋能在地板上踏出清脆的響聲。
「皇甫岑。」
一聲叫喚使皇甫岑駐足回頭,只見一輛搖下車窗的車停在她身邊。
「一個人回去嗎?」車裏的人問。
皇甫岑點點頭。
「上車吧我送你。」
皇甫岑看著那臉龐的微笑,猶豫兩秒後還是坐進副駕駛。
「我這整天搭便車,怪不好意思的。」皇甫岑繫著安全帶說。
「這話從你嘴巴裏出來真是令我難以置信,不好意思怎麼寫你都不會!」
「去你的。」
林命嘉,皇甫岑的初中同學,現在是名教師,她能在這學校上班也得益於他那校長叔叔。
街燈一盞一盞甦醒,懷念一站站來臨。
皇甫岑看著窗外漸漸倒退的景,飄閃而過的燈光,以及紅綠燈處鬧別扭的情侶。
「年輕真好,還有力氣吵吵鬧鬧。」林命嘉看著窗外說。
「說的好像你很老似的,只要想吵,久久都覺得自己是只老虎。」
「可怕的母老虎!」
聽到這話,皇甫岑氣的想把人從駕駛座上踹下去。
「我請你去吃海底撈?」林命嘉笑著賠罪。
「不行,宋恩茵從香港過來了。」皇甫岑晃了晃手機。
「讓她過來不就得了。」林命嘉聳肩。
皇甫岑也不想回去做飯,果斷讓宋恩茵出門到國貿附近的一家海底撈。
皇甫岑他們先到,便點好鍋底和配料等宋恩茵。
刷手機半個鍾後,終於等到了人。
「宋恩茵你肯定是屬蝸牛的!」
「宋姐~」
宋恩茵對林命嘉微笑點頭,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後反手打上皇甫岑的後腦勺。
「做人能不能溫柔點!」皇甫岑吃痛抬起腦袋扶了扶眼鏡說。
「你媽問你什麼時候有空回香港。」宋恩茵問。
「不回。」皇甫岑只想周末睡覺。
「你弟這星期生日。」
「那也是你弟。」宋恩茵說一句皇甫岑就頂一句,反正這幾年兩人都很默契地找借口不回去。
「你倆能不能安靜點尊重美食呢?」林命嘉開始在中間調停,這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
「能。」皇甫岑輕哼,其實她和宋恩茵之間的關係不只是朋友這麼簡單。
但簡單的說就是皇甫岑的媽和宋恩茵的爸再婚然後生下她們的弟。
「救命啊——」
歡快的氛圍中,突然傳來慘叫聲。
皇甫岑一回頭,發現就在鄰桌,有個人抱著脖子在抽搐,而同桌的人嚇得慌亂不已。
皇甫岑瞥了眼宋恩茵,此人正優雅地撈著肥牛。
「你去吧!加油!」林命嘉明顯和宋恩茵是隊友。
皇甫岑看了下那依舊痛苦的人,而宋恩茵絲毫沒有動的意思,只好起身走過去撥開人群。環抱起那人,從背後雙手握緊交叉於腹部,重複向上衝擊,直至吐出異物。
看了地上那個牛肉丸,皇甫岑深深覺得此人是個人才。
「你是醫生?」有人提問。
「不是,電視劇看多了而已。《急診科醫生》不錯的!」皇甫岑微笑回答。
見人無事,看熱鬧的人都散了,只剩下相關的人不停止的道謝,皇甫岑費力掙脫,一轉身,不小心撞到了桌角。
「沒事吧?」
「沒…事。」皇甫岑轉頭看到人,讓她感覺說布袋是小漁村絕對是正確的。
「你的轉帳我收到了,發現多了五十塊錢,想退回給你,發現發不出去。」王尚凡一邊在鍋裏撈蝦滑一邊說。
「額,不用了,你看你穿白襯衫來吃火鍋,就當是我送你的洗衣費。」皇甫岑給他一個職業假笑。
「我做人也很講究道德的,無端端收多別人錢也是不好的。」
四目相對良久,皇甫岑眼睛小決定認輸。
「你晚上一定能成功轉帳給我,再見!」說完皇甫岑頭也不回地走,從未見過如此的毒男,竟拐彎抹角罵她蠢不會算數和沒道德。
其實王尚凡還想補一句:現在就是晚上!
「嘴巴這麼毒,怪不得別人要拉黑你,對女人你積點口德好吧?」和王尚凡一起就餐的人說。
「你也是女人,我對你積德了嗎?」王尚凡輕哼
「所以每次面對你都懷疑自己的性別,現在都內分泌失調!」
「你應該姓賴,工作沒日沒夜身體導致差還怪我。」王尚凡覺得以韓妮現在的小記者職業,沒猝死已經很好了。
「再見!」韓妮現在拒絕和這個毒男哥說話。
小插曲過去,眾人繼續享受美食,談天說地。談情說愛。
「做的不錯!」看皇甫岑回來宋恩茵夾個海帶進她碗裏。
「幹的漂亮!」林命嘉附和。
「身為一個醫生見死不救你好意思?」
「你曾經也是醫護人員。」宋恩茵聳肩。
這句話噎的皇甫岑啞口無言。
曾經?曾經等於過去,可以用來忘記。
期間皇甫岑的電話響了三次,但是她都沒有接,第三次的時候直接扔進包裏眼不看為淨。
「你爸打那麼多次真的不打算接?也許有事。」宋恩茵說。
「除了要生活費能有什麼事。」皇甫岑不以為意,吃著吃著感覺食不入味。
酒足飯飽眾人散。
「我想去散散步,命嘉你幫我把宋恩茵送回我家吧。謝謝!」突如來的一陣風吹亂皇甫岑的發絲。
「你自己注意安全。」宋恩茵也不多說,率先上了林命嘉的車。
「注意安全。」林命嘉看著皇甫岑的麵容有點擔憂,但他好像找不到留下來陪她的借口,同時又看向已坐進車裏的宋恩茵。
「知道,拜拜!」皇甫岑微笑,揮揮手。
看著林命嘉走進駕駛位,係好安全帶駛車離開,直到消失於燈紅酒綠之中。
皇甫岑沿著街道走回了那個電話,說出匯款日期的短短幾秒電話就掛斷了。
低頭發現周圍都是挑擔賣水果的老人家,要喝問過路人買不買水果。穿著白襯衫的年輕人蹲在馬路邊嚼著雞蛋糕,眼裏滿是愁。
其實世間不只有兒女不知父母的工作生活,也有父母不知兒女的工作生活,最終只為了從對方的口袋中得到所謂的生活費。
走著走著突然聽到歌聲,擠進人群中發現是流浪歌手。
皇甫岑對拉小提琴唱流行歌還是第一次見,但沒想到它們可以這麼般配。
陳立的奇妙能力歌單獨配小提琴可以這樣好聽,歌手的聲音有點空靈,有點悲傷。
皇甫岑駐足良久,直到他把歌唱完,跟眾人一起鼓掌。
在掌聲未停息時轉身離開,伴著夜色步行回家。
每個人在家的附近都有安全感,就像皇甫岑還未走進小區就能看到在玩手機的警衛大叔一樣。
「啊——救命——」

作者的話:
    我每天都把自己的夢寫下來,希望可以寫出不同的生活。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暱    稱:吃得飽不如吃的巧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謝* 

《MORE》

510161923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