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6/19

逝去的卻是永遠不會再現的記憶。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心中的又一個記憶從現實中永久的消失了。

 來到喀什之前,其實我對喀什並不陌生。1988年9月去喀喇昆侖山檢查邊防部隊的軍械狀況以及後來數次到南疆軍區檢查工作,都暫時停留喀什。但每次都是 匆匆擦肩而過。喀什濃厚的異域風情,滿大街瀟逸的穿紅掛綠的婦人,夏天還戴著皮帽、穿著皮襖的維吾爾老人,熙攘紛亂的巴紮,土塊壘就的房屋,空氣中彌漫的 神秘氣息,都讓我著迷。我總覺得與喀什有某種未盡的緣分牙齒美白

    也許為了與這個有2000多年文字記載的邊城的緣分,2005的十月份,一個秋高氣爽、柳枝輕拂的日子,我和七名從烏魯木齊駐地 部隊轉業的戰友來到喀什地區地方稅務局系統工作。雖說對組織這種做法心懷忿懣,但我們也只能發些“人心不古,不當人看,不以人為本,製造人間悲劇”等牢 騷。畢竟,細胳膊擰不過大腿,何況,我們連細胳膊都談不上。在抗爭和生存面前,我們選擇了生存。懷著“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奈何心理,帶著一份對妻 兒長長的眷念,來到了喀什頸槯病

    於是從2005年10月的那個日子起,我們便伴著這裏的山,伴著這裏的水,與在這裏祖祖輩輩生活著的勤勞善良的人們共同守候著一 份希望,和喀什地區地稅系統全體幹部職工共同耕耘著工作,經歷著艱辛,收穫著幸福,於是這一切也隨之成為我們人生中感動的一程。 喀什的全稱是喀什噶爾,有人說意思是“出玉的地方”,但我的一個戴著眼鏡、留著讓人羡慕的鬍子的維族朋友堅持認為,這來源於維語“河邊的地方。”我更傾向 於後者。因為每至黃昏,站在七裏橋西望,綠樹映輝,村莊含煙,給人一種日暮蒼山遠,長河落日圓的意境。並且,這裏的人有一種水的柔情與胸懷。喧鬧的巴紮、 迷宮似的老城、學者和汗王們的寢陵、晨光中的艾提尕爾清真寺、落日餘輝下的東湖邊上的闊孜其亞貝希、讓人著迷有關麻紮的故事········喀什是異樣神 秘的,是塵土中陽光下的玫瑰、是風中搖曳的沙棗樹,是小巷裏姑娘們的柔情回眸,是空氣中花果、小吃、塵土、羊肉、經書古籍、伊斯蘭的氣味,這種氣味深人脾 肺,一旦吸入,便不能忘懷。城東有喀什的母親河--吐曼河,不知在喀什這塊古老的土地上流淌了多少年,也不知流盡了多少滄桑。這條河由西向東橫貫市區北 側,流經喀什市區14.4公里,河水漾漾,湯湯南去,兩邊雜木叢生,柳楊聳立,想像得出改革發展以前它一定是魚蝦競渡,清流潺潺的一條河流。我常在清晨, 沿著東湖公園的外側和吐曼河邊上跑步。喀什清晨的空氣十分清鮮,連白日裏散發異味的吐曼河,這時也迷離著一種氤氳,彌散著一種悠長。河東邊的東湖社區,燈 光盞盞,在清晨早霞的映襯下,如天上的星辰。燈光中透著安祥、透著母親對子女的愛、透著一家上學上班前的團圓。聽喀什來的朋友講,吐曼河及東湖公園,現己 被政府大手筆的改造。我在感到高興的同時,也有幾絲的惆悵----心中的又一個記憶從現實中永久的消失了。吐曼河兩岸許是花開柳綠,春紅秋黃,夜晚燈光璀 璨。但對我來說,逝去的卻是永遠不會再現的記憶嬰兒床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lomeng
  • 暱    稱:lomeng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zhangm****** 
  • 自我介紹: 

《MORE》

26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