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7/11

施一公:孔子成不了世界一流大學校長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教育-成人--施一公:孔子成不了世界一流大學校長

  施一公:孔子成不了世界一流大學校長

  2018年7月13日,南方科技大學2018年畢業典禮上,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應邀發表了一篇據說很“精彩的演講”,題目也很時尚:《逐夢》

  很多人問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一起來看看

  這篇演講,據施一公先生自己說,他是第一次在一所大學的畢業典禮上致辭,所以,“自從接到十一校長的邀請,我已經五易其稿,而且每次都是從頭寫起”,如此鄭重其事,精神可嘉。為什么要五易其稿,顯然不是施校長能力不夠,而是他認為“要想做一個能讓大家記住哪怕一句話的演講,對我而言,難度不亞於發表一篇貨真價實的《科學》論文。”

  聽了這話,我除了覺得施校長對發表演講的重視之外,卻感覺他過於做作了。

  言下之意,其他大學畢業典禮,南方科技大學以往各界畢業典禮上,其他人的演講反倒有了問題。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感覺到一篇演講難度勝過一篇重要論文。

  施校長的刻意和做作,從他的一段話可以看出來:

  如果談大道哲理,我們不如去求助書籍中的古聖先賢;如果論人生感悟,則有Steve Job’ Stay hungry,Stay foolish這樣的演講珠玉在前。就在過去的兩周,經濟學家錢穎一教授在清華生命學院講《基因和價值》、量子物理學家潘建偉教授則在清華經管學院談《科學的價值》,這兩篇演講在我的朋友圈刷屏數日、引人深思。在名言警句層出不窮、信息轟炸全覆蓋的多媒體時代,要想做一個能讓大家記住哪怕一句話的演講,對我而言,難度不亞於發表一篇貨真價實的《科學》論文。

  看看吧,施校長是想要與錢教授、潘教授比拼一番啊,因為他們的演講能刷爆朋友圈,我作為即將成立、將來要成為世界一流大學的校長,其演講不能被他們比下去吧。

  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用它教過小孩的家長都知道

  這就是施校長為什么要五易其稿的奧秘所在。

  我倒想反問一下施校長,請問一下,錢教授、潘教授的演講之所以能刷爆朋友圈,是不是也是五易其稿而成的?

  如果不是,那是不是恰好證明你的水平不如他們二位呢?

  我想任何人都懂得,要想自己的演講能讓聽眾記住,只有一個真理:那就是說真話,說自己的本行話,說自己的本色話。

  其他任何刻意做作的演講,都是無法被聽從記住的。

  那么,在這篇《逐夢》的演講裏,五易其稿之後的施校長,跟同學們說了些啥呢?

  他說了“西湖大學是為夢想而生”,就是說他為什么要創辦西湖大學。

  然而,我感覺通篇演講的說辭並無什么新意,並沒有什么能夠讓畢業生們感覺到興奮的地方所在,所以大家看看,過去幾天了,我今天才看到這篇演講,一點沒有刷屏的跡象。

  這恰恰證明施校長夢寐以求的刷爆朋友圈的演講是失敗的了。

  這篇演講為什么會出乎施校長的意料?

  最最根本的原因是,他說的幾乎都是大話、空話。

  一是曆史觀與常人無異。

  比如,他說到十四世紀以來,世界的科學技術中心先後轉移到了歐洲和北美。“在鴉片戰爭之後的一百多年,落後的中國飽受欺辱、苦難深重,但一批又一批志士仁人從未放棄科教救亡的夢想。”

  施校長認為,中國的落後是因為科學技術的落後,這和洋務運動諸君子有觀念有什么區別?影響巨大的五四運動恰恰不是科教救亡,主流是新文化運動,是要思想啟蒙、制度變革,當然,不否認科技和教育是其中的重要內容。德先生和賽先生,也就是民主和科學作為五四運動的兩面旗幟,所謂“民主”是指民主思想和民主政治,所謂“科學”是指近代自然科學法則和科學精神(不是指具體的科學技術)。這說明,沒有真正的思想革命、制度革命,就沒有現代化的科技和教育,後者恰恰是前者的產物。

  施校長向學生灌輸的還是屈辱史觀,而且是錯誤的屈辱史觀,科學技術和教育落後的根源在哪?落後就一定挨打嗎?落後且蠢而強,才會導致挨打;換句話說,落後,還不知道自己落後,才會挨打;或者說,落後,又不識時務,才會挨打;落後,還逆時代潮流而動,才會挨打;落後,且逆曆史發展潮流而動,才會挨打。

  因為,有先進,必有落後,世界曆史並不是一部先進打落後的曆史啊。

  二是大而無當(空洞)的價值觀。

  施校長花了大篇幅介紹西湖大學創辦的情形。

  他特別說到:十年、二十年之後,在浙江杭州,一定會有一所在世界上備受尊崇的新型高等學府,西湖大學。這裏,將擁有世界上最傑出的一批科學家,培養最優秀的青年人才,從事最尖端的基礎和應用研究,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科研教育體制機制,為中國的高科技可持續發展提供強大的引擎和支撐,為世界文明做出無愧於中華民族的貢獻!這,就是我們的夢想!

  看看,相信身在現場的大學畢業生聽到這段話,興許會熱血沸騰。

  但,問題是沸騰過後呢,誰記得施校長說過什么?

  你不覺得他說的都是大話、空話嗎?

  最傑出、最優秀、最尖端,你們理解這些“最”的涵義嗎?

  反正我是模模糊糊,朦朦朧朧。

  有錢就能辦成世界一流大學嗎?你看看中國足球。歐洲各國的足球隊,主教練的全部年薪加起來,還不到中國足球隊聘請的那個名教練的一半。可是中國足球呢,只能在電視機前和你我一樣看世界杯。

  施校長非常得意地介紹了他在2016年的“千人計劃專家聯誼會上”道出了西湖大學的難處:沒錢!結果呢——

  會議現場,在《我的中國夢》的悠揚旋律中,89位情緒激動的海歸專家們竟然排起了長隊、踴躍捐贈,這筆兩千多萬的捐款立即解決了西湖大學2016年整年的籌備經費。

  腦補一下,也難怪施校長激動了:西湖大學的籌備經費,竟然是靠海歸專家們捐出來的。

  你們不覺得好可憐嗎?

  西湖邊上有馬雲呃,西湖邊上是天堂呃,那么多高科技公司,走遠一點,有天天抗日的橫店啊,沒有一人伸出援手,竟然找海歸專家,也不知去找馮導和華姨?他們的錢多的可以將西湖填平。誰應當臉紅?

  還有,北京大學一位博士生,向西湖大學捐贈了一個月的飯費:呃,施校長,這錢你也好意思收?

  施校長除了表示西湖大學將有世界最傑出的科學家,還告訴我們,64位卓越學者已經簽約西湖大學。

  有了傑出科學家就能辦成世界一流大學嗎?你就是將斯坦福大學整體(就是連同學校的傑出科學家和教師們)搬到西湖來,西湖只不過又多了一所浙江大學而已。

  你不改變辦學的“環境”,對於一些一言難盡或者不便明說的東西,我幹脆籠統稱之為環境吧,再好的老師、再多的錢,也辦不成世界一流大學。

  尤其是當聽說你要“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科研教育體制機制”時,我就笑死了。

  請教施校長,你明白“中國國情”嗎?現在的中國哪所大學,包括北大清華,不是適合中國國情的?不適合中國國情的,還根本生存不了呢。還用得著你來探索嗎?

  我舉個例子:我曾經給深圳A大學的學生講過一次課,特意留了半小時與他們交流,請他們提問。結果問題倒是提了不少,但讓我感覺有意義有價值的問題幾乎沒有。讓我頗有所失望。後來據他們自己說,深圳本地很多高分考生都不大願意去外地,要么去國外,要么選擇深圳讀大學。

  我也給南方科技大學的學生講過二次課,其中一次是大四即將畢業的學生,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嬌嬌者,氣質談吐青春氣息濃鬱。這次我留了十五分鍾跟他們交流,請他們提問。

  坐在第一排一個男生首先站起來說話,他指出,我在課中提到的一個問題,應該還有另一種可能,他也具體說出了那種可能。

  我一聽,心中暗裏一驚:這個小子不尋常,一下子抓住了關鍵,這恰恰是我忘記講的一點。

  但是,我隨即故意問他:不對吧,有這個可能嗎?

  我特意用了一點委婉的語氣,眼睛直盯著他。

  他一聽,不作聲了。

  接著,其他學生陸續提了一些其他的問題,但是沒有一個學生支持他的觀點。

  家長對迪士尼美語 評價內容全面而富趣味,就連兩歲小朋友都能主動學習

  課後,我走到這個學生面前,問他:你明明是對的,為什么不再堅持?是你自己沒有把握嗎?

  他馬上站起來說,不是,我看過一本書,其中就談到一個類似的問題,我印象很深的。接著他又講那書上講的簡要陳述了一遍。

  我說: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可是,你為什么不敢堅持呢?是害怕什么?

  他很尷尬地沒有回答。這時,他旁邊的一個學生也站起來,說,那本書我也看過,確實應該如此。

  我問他:那剛才你為什么不站起來支持他?你又怕什么?

  二人都不作聲了,其他學生都很驚訝地圍了過來。

  我說:我只不過外來的一個老師,對你們的前途出路毫無影響力,你們尚且不敢堅持自己的觀點。倘若換做是你們自己的恩師,你們的校長呢?他們是可以影響你們的前途、出路的,那你們豈不更害怕堅持真理?

  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光有聰明的學生,也成不了世界一流大學,有才華有知識有能力,卻不敢堅持真理,這是世界一流大學的教育產物嗎?

  為什么不能?因為他們怕!怕老師,怕老師,怕.......

  你說他們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可是你們想過沒有,他們為什么會成為這樣的人才?

  因為環境,使他們有顧慮,使他們害怕。

  如果不改變這個問題,僅靠你說要與世界一流大學接軌,怎么接的上?

  施校長頗為自豪的,就是對西湖大學的定位:我國曆史上第一所社會力量舉辦的非營利性質的研究型大學。

  這裏有幾個關鍵詞:第一所,社會力量,非營利性質 研究型大學。

  請問,研究型大學在中國還少嗎?

  非營利性質,難道你辦學還想營利?

  社會力量,到目前為止,我們看不出社會力量在哪?

  第一所,這可能是你最為看重的吧。

  可是,從這樣一個非常模糊的定位來看,這樣的第一所有什么實際意義?

  你可以幹脆稱之為第一所民辦浙江大學,還好聽一些。

  西湖大學籌辦三年了,未必定位還不清楚?你的價值觀到底是什么?

  三是要說說你拼湊引用的一句經典,大概是想送給畢業學子的,是能夠讓學子們記住的。

  幹將發硎,有作其芒。立德立言,無問西東。

  很奇怪,你的演講中竟然沒有解釋它們的涵義,一般人恐怕聽不明白吧,(莫非有北大林校長的前車之鑒?)我在這裏給畢業生們解釋一下。

  幹將發硎,有作其芒。出自梁啟超《少年中國說》,大概意思是寶劍剛磨出來,鋒刃大放光芒。

  立德立言,無問西東。出自清華大學的校歌,又好象是為了追趕新拍的電影《無問西東》這一時尚吧。

  前面八個字,大概是稱贊畢業學子的,認為他們大學四年,就像寶劍剛剛磨礪出來,光芒四射,這也無妨,拍拍同學們的馬屁,表揚幾句,也符合在畢業典禮上的套路。

  重點應該是後四個字:立德立言,無問西東。我理解這就是你千方百計求助於古籍先賢得來的吧,而且得來全不費功夫,就近取材,將清華的送給南科大,南科大學子未必高興哦。要知道,南科大也想辦世界一流大學的哦。

  請問,這有意思嗎?這也太偷懶了吧。虧你還說五易其稿。

  且不說這個吧,單說,施校長要畢業生立德立言,本也沒錯,做人嘛,立德當然是很要緊的,立言嘛,也說得過去。

  可問題是,施校長五易其稿,就交出這幾個字?

  老祖宗二千五百年前就說過了的啊,試問,南科大學子哪一個不知道?

  你有點新意行不行?現在都是新時代了,好不好。

  大概施校長也想做孔子?

  可是孔子等先秦智者所倡導的“三不朽”有“三立”呀,在你這兒,“三立”變“兩粒”,難道還有“一立”朽了?難道不主張畢業生“立功”?

  假如作為一個意圖創辦世界一流大學的校長,重複二千多年前的老教條,就能做到世界一流?

  就是將自己打造成孔子,也成不了世界一流大學的校長啊。

  倘若這是一篇沒有准備的即席演講,我所說的那全部可以作廢,然而,問題是施校長是將這篇演講看得比一篇發表在《科學》上的論文還重要的,難道《科學》發表的論文就這個水平?

  唉,我不說了,越說我越覺得害臊。

  原文地址:http://www.sohu.com/a/241597335_227627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directionas
  • 暱    稱:directionas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2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