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5/21

記憶深處的小姑娘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在我心靈深處有一位小姑娘永遠不會忘記。

我家在農村,兄妹五人,父親在外工作,工資微薄,母親勤勞賢惠善良。那時的農村是大集體時代,靠工分分糧食維持一家人的生活。因此,一到寒暑假我們都會幫家裡幹活,以減輕家裡的負擔。

母親是位康泰導遊養蠶能手,養蠶能增加家裡的額外收入。到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已經能幫家裡獨立做事。12歲那年的暑假,家裡養的蠶出繭了,必須及時拿到30里外的集鎮去賣,過了最佳賣期,蠶繭就會壞掉。那天家裡事情很多,母親脫不開身,我只好自告奮勇擔當重任。那天早上,天剛麻麻亮母親就把我叫起床,早飯後我背上20多斤蠶繭,帶上母親為我準備的乾糧,往30里外的金華區蠶繭收購站趕。

那天,太陽好像和我開玩笑,她也早早地出來趕路。弄得我沒走多遠,就滿頭大汗。背簍裡小小的蠶繭越來越沉,腳下的山路好像越來越長,手裡的毛巾擰出大把大把的汗水,雙肩早已火辣辣地痛。兩個多小時過了,集鎮的身影仍如「遙遠的橋」。火辣辣的太陽,像灌了鉛的腿讓我在樹蔭下多次小歇。但我不能歇息太久,我必須在中午收購人員下班之前趕到,賣掉蠶繭,立即回家。不然等到他們下午上班,賣掉蠶繭天黑之前我就到不了家。

緊走慢趕了十多里山路,終於看見了一棟棟農家小院。路邊一戶農家小院邊的一株大梨樹吸引了我,樹蔭下一片陰涼,我輕輕的放下背簍,擦著頭上的汗水,嘴裡喘著粗氣,一邊細細的打量這處農家小院,這是一處一正兩環典型的農家小院,座西向東,院落外就是我經過的小路。一位小姑娘正在堂屋門前的小桌旁看書,廚房可能在南邊,因為門外有一口水缸,院落乾淨而整潔。一看見水缸,我一下更加口乾舌燥。

而那位小姑娘正專心孜孜地看書,好像沒有看見我,我也不忍心打擾她。過了一會兒她站起來背頌《憫農》:「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一轉身間,她看見了梨樹下納涼的我,衝我莞爾一笑。我藉機說:小妹妹能要口水喝嗎?小姑娘看了看我滿頭大汗,站起身來往廚房走,我趕緊說涼水就行。小姑娘趕緊進屋拿出一個開水壺和兩個白瓷盅,白瓷盅上寫著毛主席萬歲和石油工人幾個紅色的字。

小姑娘往瓷盅裡放了幾勺「鹽」,我趕緊說不要放「鹽」,小姑娘又莞爾一笑沒有出聲,隨即往瓷盅裡到開水,然後用勺子在瓷盅裡不斷地攪動,隨後將瓷盅遞給我說:「媽媽說走熱了不能喝涼水,不然會拉肚子的」。我接過水盅,小小地呡了一口,啊,不是鹹的,原來小姑娘放的是白糖。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一口氣將盅裡的水喝完,將瓷盅遞給她,連聲說:「謝謝」。小姑娘看我喝水的慫樣問還要嗎?

我趕忙說:「不要了,不要了」。這時我才仔細打量這位小姑娘。小姑娘梳著一對長長的辨子,明亮的眼睛好像會說話,個子比我矮一些,年齡可能也就十一二歲,身上的小白花裙挺好看。目送她拿著水壺進屋,然後繼續回到桌子旁看書。我不忍心再打擾她,於是背起背簍悄悄地走了,來不及問問她叫什麼名字,來不及問問她父親母親兄弟姊妹。此時覺得背上的東西輕了,腿有力了,腳下的路短了。

我終於在收購人員下班前趕到了站裡,賣掉了蠶繭,完成了我平生第一次艱巨而光榮的任務。回家的路是如此的短,再次經過那處農家小院時,院內空空,再不見那位小姑娘,我三步一回頭,多麼希望看見那姑娘再在院裡讀書,哪怕她專心孜孜不再看我一眼。漸漸遠了,我邁著輕快的步伐,嘴裡哼著《紅星照我去戰鬥》,順著山路飛快往家趕。太陽也眷顧著我,悄悄的躲進云層,路旁的樹從我身邊一閃而過,風兒輕輕地在我耳邊歌唱,小溪彷彿在說再見。我終於比太陽早一步回到家裡。母親看見我滿頭的大汗,紅腫的雙肩,摸著我的頭說:「兒子累不累」?我說:不累不累一點也不累。

第二年暑假,母親養的蠶成熟了,蠶繭出來了,我爭著要去,母親不讓我去。我說,兒子長大了應該為母親分憂了。母親還是讓我去了。這一年我的雙肩不再像去年那樣稚嫩,三十多里山路也不在話下,覺得肩上同樣重量的蠶繭輕了許多,腳步也快了許多。當經過那處農家小院時,院邊高大的梨樹依在,樹枝上掛滿了快成熟梨果,壓彎了樹枝。門前的小桌依在,小桌上方的牆上貼著「五好學生」的獎狀,獎狀旁邊掛著紅花。只是不見那個可愛的小姑娘,也聽不聞她的笑聲。我若有所失靜靜地離開,三步一回頭,希望再見到那位可愛的小姑娘,哪怕是遠遠一瞥。再回首,依然失望。而歸程依舊。

而後母親總是不願耽誤我的學習不讓我再去賣蠶繭而無緣再見那位康泰導遊姑娘。考高中時我特意填報了陳子昂的故里金華中學,上學的路可以經過那處農家小院,也許能夠再見到那位可愛的小姑娘。上學那天,我背著行囊早早地從家裡出發,放棄了和同伴同行的機會,踏著那條熟悉的小路,輕快地前往學校。經過那處農家小院時,梨樹依舊卻不見當年那位小姑娘。梨樹上掛著一副千秋,千秋還在風中微微動盪,也許那位姑娘剛剛離開,也許那位姑娘也正去上學的路上。此後雖無數次打此經過卻再也無緣見到那位姑娘。

春天滿樹的梨花開了,原野的油菜花黃了,我想那花裡一定有那位姑娘的笑聲,她一定就是花之仙子,花之精靈;秋天到了,梨樹枝頭掛滿了金黃的果實,看一看滿眼希望,嘗一口甜透心房。如此春花秋月,寒來暑往,當年的小姑娘一定也亭亭玉立,花是她的品質,果是她的善良。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也許她是一位優秀的老師,正用她善良的品質培養千千萬萬她那樣的小姑娘;也許她是一位醫生,正用她那精湛的醫術救死扶傷,挽救無數個絕望的生命;也許她是一位畫家,正用她那生花妙筆,描繪祖國的大好河山,她的畫作裡或許就有我當年的身影。

儘管那一面之後再也無緣見到那位小姑娘,但她善良的品質深深地烙dermes 投訴在我心裡,影響著我的心靈,蕩滌著我的靈魂,使我始終有一顆善良之心,包容之心,樂於助人之心。正是因為有千千萬萬那位小姑娘那樣善良的品質的人,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優秀文化才得以傳承。不論你在哪裡,你都會以你的善良品質影響你身邊的人,感染你周圍的人。

我心靈深處那位可愛的小姑娘,你還好嗎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coolnee
  • 暱    稱:coolnee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358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