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5/20

我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呆了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我是曾日日遙望那裏的,以同一的姿態,不同的心境。
從那位老人挺直的背脊和麵部俊傑的輪廓來看,他年輕時肯定是個粗獷、豪爽,敢愛敢恨的男人,但他不討人喜歡,其最大的原因就是對那美麗境地不近情理的捍衛,顯得過於霸道得不可思議,為此,我是受過難堪的拒絕的。
在那兒求學的詩琳 好唔好最後一年,將要離別了,讓我割捨不下的就是那片世外桃源,那是一個謎,特別是老人緩緩地劃著小船,在荷叢中穿梭時的那抹柔和。
那個星期天的清晨,由於陽光的普照,露珠在腳下閃亮著。我悄悄地繞路來到背對小屋的地方,為敏銳的老人沒及時發現我而慶倖。荷花尚未開,透明的嫩綠在朝霞下閃動著生命的靈氣。水裏的魚不多,但就那麼幾只,顯得如此地自由自在,充滿對水精靈的童真的嚮往。水很清秀,清秀得讓我自歎不如,我的目光停留在那艘小木船上,風雨的侵蝕使它顯得破舊,但看上去依然牢固、結實,我是預備進入小茅屋一探真容的,但老人已立在眼前,眼中迸發著珍貴被觸碰的憤怒。我很是窘迫,不由地退後幾步。“對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這是侵犯我。!”氣勢拙拙逼人,嚇得我返回校園時劇烈的心跳才慢慢平穩。
我從沒有對他反感之意,就是在DR Max 教材吃閉門羹後,相反地,我對他奇特的舉止越來越存有濃厚的興趣,但這份興趣隨我的離開此地而擱淺,如詩的畫面成了我心中密封的夢幻。
在社會上穿行,傷過痛過喜過怒過後,對“愛”不再存有超時空的幻想和狂熱,甚至很多時候不再相信愛情,只是見到不諳世事的男女相依相偎時有柔柔的感動,而那不屬於我,我像一個常人很難看到的空氣中的一粒小小的塵埃,單調地舞動著自己獨有的生命。
這個冬季,我掙扎在感情漩渦中茫然無措。最終,我踏上了懷舊的列車,我總認為那位老人有一個淒美的故事定格在那片景地,老人的音容,小屋、木船、荷花、水、小魚重疊著在眼前浮現。
下車後我徑直朝多次夢到的地方走去,高高的圍牆DR Max 教材把我的眼睛阻隔,我的心被物已非壓悶得喘不過氣。急亂地奔走著尋找進去的門,繞了一大圈後,一個大鐵門終於出現面前,上面用醒目的大黑字寫著“古禪寺”,我抬著軟軟的腳走進去,耳邊傳來機器的聲音,有的宮殿已修建完好,有三三兩兩的遊人出出進進。我真的迷失了,找不著那片“世外桃源”的所在地,緩緩地朝一位正雕刻的中年人走去,他坐在大石塊上,低著頭專注手中的活兒,臉上佈滿灰塵。“打擾一下,這兒的那位老人,那片塘……”“你說的是呆氣的老光棍吧?死守那美麗的地方,遊人總要去看的嗎?是他開發的不錯,但已被開發商包買在內了,現在恐怕氣得奄奄一息了。”
我的心被電擊一下,在他的指示下,我高一步低一步地走去。天早已又飄著雪花。遠遠地,看不到荷花,在本不屬於她的季節,水面全是一層白,裏面凍結著果皮、塑膠袋,沒了小木船,依稀看到雪下散亂的殘破木塊,兩只槳斜靠在小屋的牆邊,猶如兩個相聚的靈魂,訴說著生死的傳說,我潛意識地不再有被喝斥之憂地徑直走向小屋。此時的我已渾身披上雪衣,渾然一個白雪人。不堪一擊的木門斜關著。我輕輕地推開,一股風吹亂腮邊的散發,在視線裏飄動,牆上一個放大的黑白照片在光禿禿的土牆上格外醒目。那是一個年輕的少女,長相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但她在白衣包裹下渾身散發的朦朧光彩震憾著我的美感,我定睛照片很久,直到眼睛酸澀了,才遲緩地轉動。屋裏很潮濕,牆角的炊具蒙有灰塵。老人正閉目躺在床上,蓋著火紅色的被子,但早已褪色,但似乎不變的是他那顆永遠火熱的心。他似乎感覺到有人的存在,眼睛快速睜開。看到我,放大的幻覺般的瞳孔迸發出熾熱的火光。“靜……靜……”他倏地站起,張開雙臂朝我走來,我被他靈魂深處爆發的聲音振攝住,眼看他就在一步之距忽地摔倒下去,我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呆了,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臉色漸漸泛黃,身子在痙攣後漸漸僵硬……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coolnee
  • 暱    稱:coolnee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358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