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8/31

裹小腳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當醫生宣告我非截肢不可時,第一個念頭閃進我腦海裡的,便是我太對不起疼我如命的外婆了。

我外婆出生在清朝大戶人家,從小便裹著火柴盒般的三寸金蓮,她老人家始終堅持,“身為一個女生一定要裹小腳,才算良家婦女,也才算是淑女”。


我是外婆唯一的香火,第三代只有我這個外孫女,所以,在外婆心目中,我一定要按傳統規矩與祖宗家法把兩隻小腳裹成標準淑女,才對得起陳家的門風,也才能不丟人。
特別是我罹患了近似血癌的嚴重貧血症,如不裹上小腳,一定會觸犯天地之禁忌,而養不活。當時,是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期,日本政府嚴厲禁止女生裹小腳,違者重罰。

外婆原以為替自己外孫女裹小腳是自己的家務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開始為我纏布條、泡藥水,用盡力氣把我的腳裹得緊緊的。可是,我有嚴重貧血症,要定期抱到醫院輸血,必須出入公共場所,自然很快便被好奇的人發現外婆裹我小腳的愚昧行為,而向警察提出檢舉。
外婆時常被警察抓到警局,但外婆不死心,一次又一次地裹了又裹,簡直把警察大人給惹火了,便警告她如果再犯,就以累犯論處,判她重刑。
外婆好傷心唷!
台灣光復了,外婆很是高興,因為日本人終於走了,她又可以自由地為自己疼愛的外孫女裹小腳了。
一九四五年,我開始進入小學,每天上課,兩腳纏著長長的裹腳布,腳趾由於浸泡明礬水都快爛了。小學老師看我寸步難行,十分奇怪,才發覺這個年代竟然還有人在替外孫女裹小腳,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便又一狀告進警察局,指責外婆凌虐病弱幼童,沒有良心。外婆的心願又泡湯了,更是傷心。
小學畢業,升上初中。外婆說:“你已快成年了,可以自己做主,這下要裹不裹,別人還管得著嗎?”
就在初二暑假,外婆又為我裹上纏腳的長長白布條,又一樣浸泡藥水,再把我兩腳用力捏成一團,讓左右腳,除大腳趾外,其餘四個腳趾頭都並在一起,扭壓在腳板底下,再把足躁弓起來,用古錢固定,以減少長度。外婆很用心,很苦心,也很細心。

畢竟我這外孫女,是她一生僅有的一點希望,她好希望我成為好命的淑女,將來可以享盡榮華富貴,她很努力,只要能讓我幸福的事,她一定努力爭取到底。
我的腳一天天變形,外婆很高興,很有成就感。而我看外婆很高興,我也很高興,把所有裹纏的劇烈疼痛全給拋到九霄雲外了。
放完暑假,我們又開學了。
導師和全班同學都以為我兩腳摔傷或扭傷,幾乎無法自己站立起來,有家人扶著,都還搖搖擺擺。後來,導師很捨不得我這好學生受這種苦,便叫我到醫務室,請校醫老師詳細作個檢查。這校醫老師解開我兩腳的繃帶,發覺竟然是纏小腳的裹腳布,好是生氣,大罵:“這是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老古板!”
從此,我的兩腳又裹不成了。警察要外婆寫下切結書,保證決不再做這種傻事。我看外婆很失望、很傷心,我也很失望、很傷心。我告訴導師:“只要能讓外婆高興,我什麼苦都願意受,何況裹小腳也不是什麼壞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換,為什麼不可以呢?”
我想,外婆這般疼我,從小到大,養我、育我、救我,可謂恩重如山,深如海,而我雖然已是十多歲的小大人了,竟然連報答的能力都沒有,甚至連讓外婆了卻裹我小腳的最大心願都一波三折,無法順利實現,實在太對不起外婆了。我告訴外婆,再幾年我就十八歲了,到時我已成年,有自主的行為能力,便可讓外婆好好裹出她喜愛模樣的小腳了。
高二、高三,我功課很緊,整天早出晚歸,幾乎沒有時間讓外婆為我裹腳泡腳,而深山里的師父也警告我,女生裹了腳,還能攀爬這崎嶇坎坷的登山古道嗎?
上了大學,有軍訓護理課,一當掉便得立刻退學,教官說:“你看過軍人裹小腳的嗎?”
我很慚愧地禀告外婆,我要再拖四年,才能裹小腳。我看外婆有點要哭的樣子,我許久許久都不敢抬起頭來看她的臉和眼。啊!我好慚赧、好愧疚、好悲哀唷!
終於大學畢業,外婆很是高興,我知道外婆眼巴巴地一年望過一年,這下她總算可以滿她多年念念不忘的心願了。
豈奈我剛一踏出校門,竟然又國家考試及格,遵照任職規定,我不能不到陽明山受訓,這樣一拖,又得要大約半年左右,沒有在家。我請求外婆再等我六個月。外婆似乎又落空了,呆呆地瞪著我沒有什麼表情,我知道我不得已又要再一次黃牛了,我覺得好對不起外婆,不禁自己落下淚來。
不久,我分發了。我報到的第一天便請示長官:“我能不住公家宿舍嗎?我能回去與外婆一起住?我能裹小腳嗎?”
長官很生氣,又很疑惑的訓了我一頓:“當然不行!這是什麼年代了,還裹小腳,想想:女生裹了小腳,還能上班嗎?”
我哭了,我真的很對不起外婆,她老人家一生只有這麼區區一點心願,為什麼會這般困難呢!
我只好厚著臉皮,再度回外婆家,當面懇求外婆原諒。我說:“再幾年,我當了主管,我就可以自己做主了!”
我一階一階地往上升官,而外婆也一年又一年地苦等。可是,再大的官,都有上司騎在上頭,永遠是:“眾人之上,眾人之下”,我哪能做得了主? 一九七一年,外婆九十二高齡,已經接近她生命的尾聲了,又老又弱,她說:“要裹就要快,我要走了。”我直覺地感到外婆的聲音好是沙啞,而且哽哽咽咽,已經低沉到快聽不清楚了。
我知道我已不急不行了,便趕忙上辦公室,再度請示長官。但儘管我幹求萬求,一至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仍然不准就是不准:“這是什麼時代了,還做這種傻事!”
我只好辭職,為了外婆,我已別無他法。因為外婆實在不能再等了。我以最快的速度遞上辭呈,並辦理移交,幾番大小典禮,又留又送,我活像一具失魂落魄的行屍走肉,但無論如何令全體長官部屬惋惜,我這算是真正回到老人家的懷抱裡了。
但一切似乎都太遲了。外婆已油盡燈枯,不能起床,沒有幾天,便真的走了。她老人家真的等太久了。
臨終,外婆被換鋪到大廳前,我跪在她老人家身旁羞怯地用裙子遮蓋住兩腳,這是習慣,多年來每當外婆提到,“小丫頭,這偌大一雙腳丫子,真能見人嗎?”,我總先跪下來,向外婆道歉說聲對不起,並設法把兩腳遮掩到裙子裡。

但這次,外婆已經不能說什麼逗我的話了。她只示意要我向後轉身,背對著她,我提起裙擺,照著轉,正要放下裙擺來遮蓋兩腳時,我似乎感覺到有隻手,正有氣無力地掙扎著,並且一再試圖觸摸我的腳,但才微微地碰了一下子就沒動靜了。我感到有異,猛然回頭。啊!原來外婆已經斷了氣了。
我哭得死去活來,不停地嘶喊著,“外婆!外婆……”,但一次又一次,我哭暈了又醒,醒了又哀痛暈厥,卻仍然沒有聽到外婆像往日一般親切回我應我的慈祥聲音,我好傷心,不停地自言自語:“外婆,您是在生我的氣嗎?” 我默默地跪著向外婆懺悔,我向外婆禀告我一定會自己自動把兩隻小腳裹好纏好,然後來到墳前祭拜,以告慰她老人家在天之靈。
我低垂著頭,含著盈眶的淚水,我想:“我這一生,真能這樣辜負外婆的親情與愛心,就只一雙小腳而已,真能這樣讓老人家區區一點心願落空嗎?就只一雙小腳而已,不是嗎?我真的太不孝了!”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

過客
  • 暱    稱:過客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26
  • 誰加我為好友(29
  • 我的收藏部落(0
  • 自我介紹: 一粒米中藏世界 半邊鍋裡煮乾坤 

《MORE》

12489101112131516171819202122232425

本日人氣:11
累積人氣:355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