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6/11

如果愛有來生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紅塵滾滾,轉角是為了遇見愛、遇見你;轉身是為了成全你、祝福你。天涯明月相思清風裏,雲朵怎堪寄!不言不語,放棄、忘記。憂傷、也會裝模作樣。心動的一瞬間,疼把淚卷了珠簾。我想過陪你直到永遠,可一旦轉身,就沒了峰迴路轉。人生最大的歎,是你以為深愛的、擦了肩!你想一輩子的,成了別人懷裏的如花美眷。時間無法定格在某一天,那些夙願沒了答案,似水流年各自頭頂三尺蔚藍。尊嚴擊退想念,千裏烽煙,一人可以獨覽。王的天下無須、垂憐!

用沉默規避了所有的不安,兩天一個手指割了兩個口子,也許是心不在焉吧,過後流血了才知道疼。浮生不知道還有多少難,一次次應接不暇,嗓子有些冒煙,心臟超出了負荷,有事就會狂跳不止。只想安安靜靜的簡單生活,不去驚擾一絲風,也不吵醒一片雲,安於自己的小天地,活的逝水無痕。

兜兜轉轉的圈,怎樣才可以畫出圓滿,憂鬱的眼睛看不到晴天,不慍不火的態度面對生活的刁難,已經成了默認的習慣。花開見佛的經卷安撫不了心碎的瞬間,彷徨無助的手自己緊緊相牽。淚可以無聲吞咽,疼學會了在現實裏遮掩。縱有情絲萬般轉,層雲掩月不晴天。不想讓淚水燃燒成海,卻滴落成了珠串。如果可以一世長安,誰願意顛沛流離成了孤雁。

季節都在變遷,我卻在方寸之間畫地為牢無法向前,要是一睡不醒,就讓長眠伴我度過蕭索的明天。轉山轉水轉佛塔,夢裏尋覓千萬遍,只因多看了一眼就把自己淪陷,浮生不過百年,醉笑能幾天!我有淚流滿面,卻只有自己可以看見。沉默畫了絕筆,命裏三千劫,如果不戴著面具、怎忍心放棄!如果不戴著面具、那淚已經燃燒成雨。山上一百零八尊佛,我求的是你、平安如意。鏡花水月夢一場,守得住的是塵心不染,來生不要錯過、花開兩相惜。人生最大的悲劇,遇見了卻只能遠遠的望著,就連忘記都耗盡了心頭最熱的血滴。

見與不見都是念,說與不說都想起!畫一紙素梅,撿拾遺落的靜美,你、是我一生的追隨。當眼睛卸下一天的疲憊,靈犀又在黑暗裏沉睡。不施粉黛,素顏以對,我是墨裏白色的玫瑰。若你眼裏依然殘留愛的餘味,可不可以用溫存鑲嵌一個幸福的結尾。追逐一簾幽夢,顛倒錯位的相逢,當風吹散所謂的永恆,愛情只是寂寞裏擦肩了一季風景。當夜愛上星子的眼,我、冰冷的臉閃著孤單。多想,用一紙永恆寫下永遠,然,時間驗證了答案,所謂的圓滿,就像星子頑皮的一眨眼。

淺夏的風裏彌散著離愁,我多想、抱緊你,定格生命裏的擁有。而你,躲在牆背後,種著不屬於我的一筆紅豆。有一種愛,叫做放手,與其在糾結裏等待,不如在夏風裏重來。卸下愛的行囊,把心流放。誰說愛是細水流長,不過是一痕胭脂燙,風一吹就會凋零、泛黃。腳步在孤獨裏打轉,淚瞬間掐斷了想你的欲念。這殘忍的畫面,該如何想像永遠!愛裏的甜,是有毒的一縷煙。影子也會孤單,與其在一滴淚裏打轉,不如在一痕墨裏徹底閉關。既然做不了我心頭一把傘,就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你,無法給我一個永遠,那記住我們快樂的瞬間。靜悄悄的夜裏,偶然想起,也是一種無言的暖。愛,到底是什麼?怎落筆都是難過。寂寞在掌紋裏穿梭,我該用什麼交換風花雪月的復活!

如果愛有來生,你我是否還會重逢,只因多看了一眼,就疼了眼睛。無須給彼此一個諾的永恆,就如同清風愛上了花朵的娉婷,醉了就醉了。愛!是一種心情、也是本能。如果、愛可以回到曾經,我想笑著陪你走一程。不種紅豆千頃,就看著你的眼睛,羞澀也是純情。驀然淺笑,一醉傾城。淚漸漸模糊了心情,已經記不清你的身影。念是一種歸屬,屬於你我的,一瞬點亮夜的蔥蘢、一瞬天曾放晴。

關閉零度的愛,墨裏再也沒了激情。也想、把記憶清零,可夜裏的心疼,無法讓飄忽的影子雲淡風輕。心似流螢,在黑夜裏沒有點燈。若你、不小心遇見了我蕭索的心情,可願?對著寸屏說一句:淺夏,雨過天會晴。愛上了你的孤單,誰還願意為我扯三尺紅綾?一個人與影子作伴,守著夜的深情,把淚粘合成冰冷的水晶。星星醉了,而我、真的累了。若你心疼著我的寂寥,那就把自己照顧好,不要深夜不眠不休的寫憂傷的詞藻。愛情,是七彩的雲朵,最極致的燃燒。哪怕只是一瞬,已經是命裏最美的妖嬈。我的釋然是不去打攪,你若安好,祝福是藥!醫好虧欠多少,是緣是劫已經不重要。零度的親吻,傷了心魂。若愛只是一瞬,那深情的依偎後,輕輕轉身,在半畝花田裏種下靈根:情深一諾,千與千尋。

0
0

  • 下午 02:29 發表|瀏覽(18)|留言(0)|收藏(0)|引用(0)檢舉
  • 自訂分類:blog
    |下一篇:
    世上萬般哀苦事
  • 系統分類: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amizhu
  • 暱    稱:amizhu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211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