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6/2

世上萬般哀苦事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從元軍勢如破竹、如入無人之境的橫掃我大宋,從我父親為堅守城池,身中數箭而英勇戰死,從元將張萬戶在尖刀下放我生路,憐我幼小而收我為奴起,我便再也不是那個不諳世事的白玉娘。

十多年過去,我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兩道眉彎新月,一雙眼注微波。青絲盤螺,粉面桃花,像極了記憶中的母親,沒有人知曉在這異國他鄉,舉目無親的地方,我所承受的孤苦與對家鄉的殷切思念。

程郎你可知,那天,我與你相逢在張萬戶的書房前,只一眼,便已種下相思的蠱。你那竭力想隱藏的寂寞氣息,是如此熟悉,你那眼底深處湧動的倔強與堅毅,像極了我的父親。當晚,我打聽到,你就是張萬戶極力想要拉攏的俘虜。

我憑著夫人對我的憐愛,不顧女子的矜持求她為我做主,終於那夜,我成為了你的妻。我是個孤兒,是從族人的鮮血中存活下來的,沒有親人,沒有依靠,但我願將那僅有的一點溫暖,全部都交付於你。

從你那疼惜的眼神,和溫柔的話語中,我能夠感知到,你亦是愛我的。雖然你我是第一次彼此靠近,但那寂寞而缺乏安全感的靈魂已經深深交織。有一刻,我在心底暗暗發誓,你若不離,我白玉娘,定然不棄。

也許是我們太不易輕信任何人,尤其是身為俘虜在這異國他鄉。所以,你那心底深處的秘密與疼痛,從來不和我言說。我瞭解,我都懂得,以後的路還很漫長,我願用愛情,用溫暖一點點融化你那結了冰,覆了霜的心。

那日,你獨坐案前,長籲短歎,暗自潸然被我無意間發現,可你卻故作鎮定,極力掩飾,對我強作笑容,那種感覺,呵!真像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毫不留情的插進我的心臟,諷刺極了。我不求你傾心吐膽,但求你能夠卸下偽裝,讓我走進你的心,慰你心傷。

我沒有戳破,而是選擇了沉默。若我身為男兒,也定然不願身懷絕技卻過著寄人籬下,被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俘虜生活。是夜,你默默地立於窗前,看著大好的圓月,身形愈加蕭索。

終於,我再也無法鎮定,心疼地沖上去將你僅僅的抱住,我要將對你的愛和那壓抑已久的話語,全都說出來,我們之間,真地不需要有任何障礙與芥蒂,我鼓足勇氣,勸你借機逃離這片陌生的土地,回到祖國,回到那個有親人味道的庇所,去實現你的鴻鵠之志,博取個顯祖揚宗的功名!莫要管我,也莫要為我牽掛。

猶記得你當時看我的神情,像個被人窺探到心事的孩子,慌亂而驚愕!但只瞬間,便轉為了平和。你故作嚴肅地呵斥我,承蒙主人恩惠,卻不知圖報!又道自己為亂兵所擒,幸得主人釋放,才能苟活至今,此生絕不會做那忘恩負義之人,願為主人肝腦塗地。

程郎你可知,那一刻,我的心如初升的太陽墜入了落日湖,一片漆黑冰冷。我知道,你還是不能相信我,我該怎麼做才能消去你心頭的疑惑?沉默中,唯有兩行清淚,默默地垂落。

翌日醒來,環顧四周卻尋你不見,我失神地望著空落落的房間,那一瞬,真得以為你會不辭而別,就此山重水遠,再無牽連。但是我錯了,等待我的,竟是五花大綁,和張萬戶的怒目赤脖,我看到一旁的你,像是在坐等好戲般的鎮定自若,便明白了眼前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程郎,我不怪你將我的話告訴張萬戶,而是心疼你。你承受了多少苦,積壓了多少恨才會如此心性冷漠,縱然是面對我,也不能放下戒心!如果這一百鞭撻能夠證明我對你的愛,證明我不是張萬戶派來試探你的奸細,那麼,盡情的打來吧,我樂以接受,死亦無憾!

當我被毫不留情地吊起時,沒有人注意到我嘴角揚起的一抹淺笑,因為我在你的神情裏,看到了懊悔,看到了疼惜,我就知道,程郎,你還是愛我的。好在夫人賢良淑德又自小憐我,及時趕來救場才得以免去我的鞭撻刑罰,一場暴風雨就這樣瞬間平息。然而,我卻在你的眼裏,看到了更深一層的疑惑和冷漠。

程郎,請你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做?如若可以,我的心你儘管拿去!接下來的幾天裏,我能夠感受到你對我的審視與隔閡,不曾想,我們之間,竟連最起碼的客套話都說得如此謹慎了。

兩個人,分明是如此靠近,彼此依戀,卻只能日夜折磨,強行淡漠,這種難以言說的苦痛,也只能獨自咽下。終於,我還是先開口了,程郎你可知,我真得好愛你,好愛你,我無法忍受你對我的拒絕與試探。那晚,我所言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肺腑之言,不為其他,只願你能快樂。

躊躇再三,我還是再次地奉勸於你,既有淩雲之志,報國之思,和卓越的才能,何不早點離開此地,圖個好的去處呢!在這裏,終是做人犬馬,任人宰割,亦有何望!然而,回應我的,卻依舊是你那斥責的表情,和離去的背影,難道,我與你的距離,真的是漸行漸遠了?

未曾想,你再次絕情的將我的話,說與了張萬戶。當我被捆去大院時,千般滋味湧上心頭,只是這次,我沒有那般好命,等待著我的,是殘忍的死刑。所有人都視若無睹的在我身旁議論著,嘲笑著。是呵,我是吃裏扒外,是咎由自取,可是程郎,我依舊不怨你,這六日與你的夫妻情意,是我在這舉目無親的地方,最為幸福的時光,倘若我的死能夠證明我的清白,證明我對你的愛,那麼,我雖死無恨。

最終,亦是夫人在臨刑前救下了我,只是這次,我再也無法伴你左右,身為奴隸,連生命都不再是自己的。翌日,我將會同最低賤的貨物一起,廉價出售。未來的命運我無從知曉,但我知,只要我白玉娘尚有一口氣在,都不會負了你程郎。

“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非死別與生離。”在我離去之時,你是那般的痛苦與自責,後悔不該屢次將我視為張萬戶派來的奸細,只是事已至此,我們也別無選擇。程郎呵,只要你能夠明白我的心,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分別在即,不知何年才能再見,我將身穿的繡花鞋一只,與你交換了一只舊履,倘若日後有緣相會,便以此為證,萬一永別,我也可以抱著它一同死去,有如同穴。

一晃二十年過去了,我幾經波折,才回到了這片熟悉的土地,寄身於曇花庵。春天的花不知開落了多少次,早已遠離洪流亂煙的我,也只能每日端坐於蒲團,在佛祖的拈花一笑中,為你默默地祈禱。每每感應到心口藏匿的這只鞋子,當年的往事便如流水般,倒映於心,清晰如昨。

今天,當我看到庵前高掛的繡花鞋時,才知,你命人大量仿製了我的鞋子,一直在各個大城小鎮間將我找尋,至今未娶妻室。那一刻,我終於感到了心臟的跳動,程郎啊,我的程郎,我一直都知道,你一定像我愛你一樣,深愛著我。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amizhu
  • 暱    稱:amizhu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 
  • 自我介紹: 

《MORE》

1211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