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6

理解潛意識心理過程的捷徑_夢中的異人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作者:我是你的牛肉麵

林命嘉匆忙起身,險些被椅子絆倒。女孩沒有管這些,起身打開門,拽住林命嘉衣服,把他往外拖。

這時的女孩身上竟生出一種怪力,把林命嘉拽的往後好幾步。

林命嘉見女孩神情認真,不似開玩笑的樣子,穩住身子,跟著駱以茜往外跑,兩人穿過了院子,正準備跑出大門時,卻撞上了一個人。

是南易。

他正站在門邊,一手扶著刀,兩腳微微張開,蓄勢待發。

林命嘉猛刹住腳,慣性往前衝了幾步,眼看著就要撞到人,林命嘉心裡頓時閃過無數念頭:哎呦我天,敢請人家這是專門在這等著呢!這下好了,被抓了個現成,看看那刀,不會準備要一刀捅死我吧?

一瞬間的胡思亂想,全被南易止住了。

南易伸出一手,按住了想要往回跑的駱以茜的肩膀,另一手握住林命嘉的手腕,輕輕一拉林命嘉立刻閉眼大喊:「小哥我錯了,我不該亂跑的,你千萬別一刀捅死我,有話好好說。」

喊完之後,只感覺靠著的人胸腔微微震蕩,林命嘉見沒有什麼事,睜開眼睛,發現南易微微笑著,一雙眼睛柔和的看著他。

這雙眼與當初第一次見到他時不一樣。

南易放開兩人,駱以茜轉身往屋子跑。

南易緊跟上去,卻被林命嘉拉住了衣角。

駱以茜速度很快,一下子不見了人影。南易定下來,看著林命嘉,似乎是想要解釋。

林命嘉如夢初醒,輕微晃了晃頭,張口,像不知道說什麼。

最終林命嘉道:「那個……還是先追駱以茜吧。」

啊啊啊啊,該死,我剛剛在想什麼呢?一定是今晚月亮太美,整的人都暈了!居然覺得那冷面神溫和,我瘋了吧?!

林命嘉懊悔的捶捶腦袋。此時他正一個人坐在桌邊。

南易去追駱以茜了。他速度更不上,那冷面神就叫自己在房間裡留著。

「唉~」林命嘉歎了一口氣。他發現自己自從發了燒,就見識了許多怪事。宋恩茵,那個奇怪的女人……南易,武力值爆表,性子也是冷的爆表……駱以茜,一個直覺就很不對勁的女孩……一個個都是怪人!

要說他們之間有什麼相同點的話,就是異人。不,南易不清楚,但是也八九不離十是了。

而異人這個名詞的意義,王尚凡已經解釋過了。

林命嘉歎了一口氣,等著南易逮到駱以茜回來,也等著一個解釋。

而南易這邊。

南易讓林命嘉在屋子裡等著後,快速向駱以茜消失的地方躍去。

他雙腳在地面一登,竟跳起兩三米遠,在牆上雙腳借力一點,似離弦之箭飛去。

南易在一片樹林前站定。他穩住身形,緩步走入裡面。

在一棵樹前站定,南易抬頭,向上朗聲道:「駱以茜,下來。」

沒有傳來任何聲音。樹幹延伸出曼曼枝葉,通向上方的黑暗。

枝幹密密麻麻,似是無窮無盡。且越往上的地方越細,承重越不堪。尋常人根本不可能在上面站著,更別說不發出一點動靜。

「自己出來。」南易沒有多說,靜靜站著。

此時另一邊的樹聞言發出了莎莎的聲響。月光灑下來的光陰微微搖蕩。

而南易像是沒有聽到那樣,靜靜看著樹上。

樹上似乎響起一聲歎息。一個人影從上面跳了下來,穩穩當當的落在了南易的面前。

「告訴韓妮」南易絲毫沒有客氣,不虧林命嘉給他的冷面神稱號。

「哥~」駱以茜的聲音裡帶著一些哀求的意味。

南易不為所動。

駱以茜委屈:「我錯了。」

南易望了駱以茜一眼,依舊一言不發。

「下次不敢了。」駱以茜低下頭,不敢看南易。

「嗯。」南易從鼻腔裡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回答。但駱以茜知道,南易不會說出去了,對於自己沒有乖乖在家這件事。

重新高興起來的駱以茜,右手悄悄伸出,拉住了南易的衣角,趁步跟在南易身後走。

而南易,也沒有拒絕。

不多時,林命嘉等到了南易,和跟在他身後的駱以茜。

駱以茜低著頭,緊緊的跟在南易的身後,一言不發,像是被訓了一頓。

林命嘉看著駱以茜,對她說:「駱以茜,你去吃一點點心吧」畢竟是一個孩子,才11.12歲。有些事,還是不太好讓她太清楚。

在林命嘉的印象裡,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應該是成群結隊的,而不是獨自一人在這屋子裡,連一個伴都沒有。

駱以茜聞言,似是被解放一般,飛快的跑到另一邊去了。

林命嘉看著南易,說:「先生,你們所說的異人我基本也都了解了……」

「不,你不了解。」南易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林命嘉。

「先生,其實我知道你們是怎麼戰鬥的了,對於您的能力,其實我也是有了初步了解。」

「可那時你在門裡,你怎麼知道的?」南易道。他眼中有一絲戲謔,一絲探究。

林命嘉想都不想「我……啊?對啊,我……」想通其中關係之後,林命嘉聲音漸漸弱了下來。

「你不如再想想吧。我們那時都沒有見過面,你怎麼確定是我。」看見林命嘉想明白後,南易更加毫不留情。

對啊,我、我當時怎麼感覺出來的?當時的感覺,就像是、像是一張地圖!一張以我為中心擴散開的地圖!不對,應該用雷達來形容才對!

就像這樣!林命嘉站起來,閉上雙眼,眼前逐漸浮現出畫面:

桌子、椅子、坐在那的人、房梁、屋子、院子、院子後的樹林……一件件事物逐漸浮現,一絲絲細節一點點清晰、完善。

林命嘉任憑自己的心神繼續漫遊,往四周開來……只是突然之間,一陣刺痛隨著畫面傳到了林命嘉腦子裡!

林命嘉刺痛的捂住自己腦袋。

嘶……好痛,像是要撕裂的樣子。

腦子一片混沌中,林命嘉最後一個畫面南易站了起來。

自己這是在……家裡嗎?

林命嘉睜開眼,看了看周圍,是自家的陳設。只是,怎麼角度怪怪的。

「命嘉?你這傢伙,小岑叫你,快出去,不要在裡面搗亂。」母親的聲音在廚房響起。

林命嘉隨口道:「好,我這就去」

林命嘉跑了出去,只見王尚凡在一旁蹲著,不知道拿著根樹枝幹什麼。

那一副嬌憨小可愛的樣子。哪裡像一個會上房揭瓦的兔崽子?

王尚凡抬頭,見林命嘉來了,高興的丟下手中的樹枝,隨意把手在衣服處摸了摸,說:「林命嘉,你終於來啦,我都在這數螞蚱數了半天了!你要再不來,我可都無聊死了!」

林命嘉道:「你就別提了,還不是你搞得好事,要不是你把蚯蚓弄到校服褲裡,我媽才不會打我!」

王尚凡一聽,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這事怪我囉……」

「可不怪你嘛……」林命嘉埋怨,「要不是你,我也不用罰站了……」

「好啦好啦,」王尚凡大咧咧的拍拍林命嘉的肩,「不如想想我們玩什麼?」

「好啦,林命嘉,看過來這邊!」一個歡快明亮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

林命嘉轉過頭,哢嚓一聲,一道白光閃過。機器後的女孩探出頭來:「surprise!」

林命嘉看著女孩笑魘如花的臉龐,無奈的笑了笑,道:「ㄟ,到時可別忘了要給我一份留戀啊,皇甫岑。」

「你要自己的照片做什麼?不會是要自己留著看吧!?真沒有想到你這麼自戀!」

女孩笑著,抱住相機往走外廊跑。

「我這是紀念自己的青春時光,到時好指著照片對自個的娃炫耀你爸當年多麼帥氣瀟灑!」林命嘉一邊說著一邊追。

「可美得你的……」笑聲漸漸遠去,林命嘉沿著走廊繼續往前跑。這走廊似乎是有吸光的材質,光線漸漸變弱變暗。

林命嘉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被捆住。

林命嘉正被繩子捆住,綁在了椅子上,雙手緊緊的被捆在身後。

一個女人,站在了林命嘉前方,一只手裡拿了一個碗。

她見林命嘉醒後,隨手把盆子放下,走上前與林命嘉對視。

她手中拿了一份資料,林命嘉心道:我去,黑社會啊!這女人真凶,好好的小姑娘,怎麼就想不開去當黑社會了?

林命嘉道:「這位小姐,你綁架我,是什麼情況,我們有話好好談!君子動口不動手。」

女人看了林命嘉一眼,開口說:「林命嘉,是吧?你別擔心,我們不會對你做什麼。只要你聽話」

「放心吧,大家都是文明人」林命嘉微笑。所以姑奶奶您千萬別動手,我恐怕打不過你!

「行了,先吃點東西吧」女人端著一個盤子,盤裡是炒飯。「其實你長得還挺對我胃口,可惜了。」

女人把林命嘉手上的鎖放鬆一些,使他可以夠到勺子。林命嘉看著女人,認真的說:「姐姐您長得也很對我胃口,您可好看了。」所以你不要殺我行不?

「宋恩茵,快出來!」外面有人喊道。

「走了,小帥哥~」女人微笑著對著林命嘉拋了個飛吻。

屋子裡再一次安靜了下來。林命嘉定了定心神。大聲道:「我已經知道我在哪了,這裡是我的記憶碎片。」

隨著話音的落下,四周變成碎片,紛紛落下,歸入虛無之中。

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點光源。

儘管沒有人告訴他怎麼做,但林命嘉根據自己的直覺,向那一點光走去。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是你的牛肉麵
  • 暱    稱:我是你的牛肉麵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自我介紹:一人吃麵萬人餓  

《MORE》

3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