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1

理解潛意識心理過程的捷徑_角落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作者:我是你的牛肉面

林命嘉剛剛認識皇甫岑的時候並不知道她家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本市最貴的一條黃金大道上。是的,那條大道就叫黃金大道。

你也許會文藝的猜想是不是因為到了某個季節整條大道的銀杏瘋長,金黃的銀杏葉子落下來鋪在路上.......那我告訴你你實在是想錯了。黃金大道上住的人非富即貴,這裡是取的是它的本意。

整條大道和本市別的水泥大道沒有什麼不同,無非就是靠著本市唯一的山並且恰恰俯瞰本市唯一的湖罷了。其實,林命嘉家就在湖的那一邊,一樣看的到相似的美景,雖說在本市也是中等住宅,但是價格比起黃金大道來相差了不知凡幾。

皇甫岑邀請我今天下午去她家中做客,因為有幾道功課想問我。

同班的南易說:你在經濟系,她學的是歷史,她有什麼要問你的?

林命嘉笑而不答。畢竟,誰都可以看到皇甫岑是那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一年四季總是身著到膝蓋的各種花色裙子(天哪,她大概有80或者100條花裙子,南易說),裙下總是露出一截風光無限的光潔的小腿。尤其在冬天,是誰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我準時到達。還未走近的時候就聽見屋裡面傳出一陣低沉的大提琴的琴聲。並不是纏綿悱惻的那種,而是頗為單調枯燥的音階練習。但不知怎的,就是無比契合此情此景。

站在春天的風裡,我突然覺得黃金大道這個名字其實非常恰如其名。

是皇甫岑開的門。她的頭發還是高高的在頭上盤起一個像芭蕾舞娘那樣的發髻。她接過我帶去的一盒茶點,露出好看的雪白的牙齒。

大提琴音階練習還在繼續。我的手心生出汗來。

中國古代的人們想像總是無比豐富:無名落魄的書生誤入了一個仙洞,認得了裡面的狐仙花妖,從此在洞裡沉湎不問世事不能自拔。直到有一天,一切化為腐朽打回原形,書生在一聲棒喝之下驀然驚醒,才發現剛剛鍋裡的小米都還沒有煮熟呢

——只是一個盹罷了。

皇甫岑是個好女孩子。她拿出她選修的經濟學的課本,開始向我請教。

那些課本上的問題沒有可以難倒林命嘉的。

背景的大提琴終於開始了一支練習曲。但是選的這支曲子林命嘉的妹妹以前恰好練過,名字不記得了,大約是個昆蟲的名字,比起音階的單調繁複我覺得有過之無不及。但是我愛聽。我的心靜下來,一下子仿佛身邊真的多了一群忙來忙去衝衝撞撞的小東西,縈縈繞繞揮之不去。

這個下午並不寂寞。

下午茶的時間終於到了。皇甫岑說:「林命嘉你等等,我去叫我堂姐韓妮下來。」林命嘉看著皇甫岑微笑。

皇甫岑家的客廳頗為寬敞。除了大廳中央吊掛的銅製的沉重的水晶吊燈,所有的家具布藝都是半舊的藍白兩色,看著十分清爽。我等著那個讓人疑思生幻象的魅影出現。

一會兒,一個穿著短衫短褲的短髮女孩子,夾著人字拖「啪啦啪啦」的出現在我面前。哈哈哈,完全沒有想到。我知道我的的嘴巴咧到了嘴角。

短發女孩子看到林命嘉很吃驚,大眼睛如同一汪碧潭,將林命嘉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了一番。而我也仔仔細細將她看了一遍。

她五官和她堂姊長得有幾分相似。皇甫岑的皮膚像白瓷,她的皮膚像反光的玉;皇甫岑是已經脫去舊胎精心描畫的仕女,她還是混沌未開的一團泥。

很想把她臉畔的那一縷想夾沒有夾住的頭髮給她重新捋捋。但是又不好造次是吧,只能看了又看。每一次看到頭髮落下的時候都想,然而每一次都沒有伸過手去。

她看完我後就不再看了,開始一心一意專攻我帶來的各式糕點。她每樣都會嚐一點點,每次吃的時候都狼吞虎咽。如果好吃呢,她馬上又會去吃第二塊,第二塊她會細細的品嚐了,好像格外的戀戀不舍。

皇甫岑儀態完美的坐在桌旁好像我們是在五星級酒店,她坐在那裡好像是樂手中場休息馬上還要繼續趕場。

皇甫岑話多,韓妮話少。話少的好處是她一個人把茶點幾乎吃完了。我低著頭又笑了,提醒自己下次多買些來。

聖誕節還沒到的時候林命嘉已經是皇甫岑家的常客了。也碰見過幾次皇甫岑的父母,都是非常豁達有理的人。每次都會無比熱情笑聲朗朗的挽留我一起晚飯,但也從不勉強。我每次都在用完下午茶後就離開了。

韓妮大部分時候都在的。樓上的琴聲永遠在那裡仿佛陪伴。

她不練琴的時候會做些什麼呢?是和她的同伴去遊泳嗎?夏天看到的時候她的胳膊和雙腿都被曬得黑黑的。現在冬天了,她會不會和她的同伴找個暖和的地方比如說電影院?那個文藝的假小子會喜歡什麼樣的電影呢?

皇甫岑說,她比我們大一歲。真的?哈哈哈。
皇甫岑說,她念得是頂難懂的《機械工程》。啊?哈哈哈。
皇甫岑說,她打撲克一般男生都打不過。還有這回事?哈哈哈。
皇甫岑每說一樣關於韓妮的事情,我都會由衷的咧開嘴吧。

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單獨邀請她獨處。來日方長吧,我相信。

臨近新年的時候,皇甫岑邀我做她的舞伴參加她們歷史系的新年派對。

我稍稍一躊躇,她就開始緊張。林命嘉於心不忍,還是答應了。

派對開的比想象中豪華正式很多。偌大的禮堂,每個人都衣冠楚楚。第一次看見皇甫岑穿一條正式禮服長裙。幾乎拖地的層層黃色輕紗簇在一起好像盛開的花朵,皇甫岑唇紅齒白的俏臉正在花蕊中央。那條裙子上不知有些什麼細碎的點綴,她一走動,裙擺上就星星點點仿佛拖動一室的星光。

林命嘉一直知道皇甫岑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場上或許有很羨慕林命嘉的人,因為和她共舞的時候不斷有人過來拍林命嘉肩膀,林命嘉都好脾氣的微笑的讓到一邊了。

突然,林命嘉看到了韓妮。她穿著剛剛及膝的藍色紗裙,腳上還蹬著白色球鞋。她手中的盤子裡盛滿了糕點,一個人站在那裡。她的眼睛看向舞池,嘴巴鼓鼓的,腳上還打著拍子,但是人又不過去。我忍俊不禁,趕緊走到她的身旁。

她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笑容。她臉上沒怎麼化妝。口紅早就吃掉了大半,只剩下淺淺的暈開的玫瑰色漬子。她身上有些說不上來的香味。我被人群擠到她身旁近了一點,又近了一點。

舞池中聲音嘈雜想說話並不容易。
「都快悶死我了,一晚上就是吃吃吃跳跳跳。」
「加入他們啊。」
「我怕別人嫌我悶也怕別人悶到自己。」
我不說話了。陪在她身邊看著舞池中間的熱鬧。她的眼睛上不知塗抹了什麼,每看我一眼,就亮晶晶的一閃一閃,最後我眼前閃成一片。

正看著,音樂突然躁動起來。舞池的燈光突然變得魔幻,若明若暗間,人們自動的連成一條長龍。韓妮的臉上的笑容好像隨著每一次的燈光變換都顯得不同。她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我告訴自己說。

「真是歡樂的一群人。」
「你也是啊,我們加入吧」我建議道。
「我剛剛吃多了。」
「看看皇甫岑就是跳的多吃得少。」我笑她。
「她漂亮嘛,邀請的人那麼多。」
我看著她,慢慢說「其實你也很漂亮。」
「嗯嗯,是啊。但是你是她的舞伴。」她飛快的掃我一眼。突然間,我覺得她其實什麼都知道。
「並不是如你所想。」我說。不知道她願不願意聽下去。
她又掃我一眼,說:「我家不在本市,即使在也不會住在黃金大道。」
我聽懂了,馬上說:「我家也不住在黃金大道,但一樣看得到湖水。」我繼續道「下周歡迎你過來看看。」

舞會中場的時候,黃色花朵中的蝴蝶一樣的皇甫岑飛過來我身邊。她看了看我。我突然有點緊張,怕她突然把手伸進我的臂彎像剛剛進場的時候那樣。
但是皇甫岑就是皇甫岑。她沒有伸過手來。
「你們在說什麼,叫你們好久了,都沒有聽到。」她笑吟吟的。
我有點詞窮。
「說明年的事。」韓妮說。
「明年什麼事?」皇甫岑問。
「說明年我回來的時候這個舞會上你們還在不在。」
「你要去哪?」我問道。
「我作為交換生到香港去一年,剛剛收到通知。」韓妮笑嘻嘻的。
皇甫岑如釋重負的表情我看到了,不知道我的五味雜陳的表情她們倆看到沒有。

舞曲終於又響起來,又一個男生過來向皇甫岑邀舞。黃色的蝴蝶又馬上飛過去重新成為了舞場的焦點。
「黃金大道上的黃金女郎不是時時都有的。」韓妮衝我眨眨眼,準備走掉了。
「你是說一年是嗎?」我衝著她喊。
「是的,一年。」她轉回頭來,好像第一次見我那樣,將我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眼睛裡的笑意不知為何就越來越溢出來。

林命嘉握住她的手走向舞池的時候她很順從。我的黃金女郎。

(本章完)

-------------------------------------
作者的話:這篇很意外的主角不是皇甫岑,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只是個夢...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是你的牛肉麵
  • 暱    稱:我是你的牛肉麵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0
  • 誰加我為好友(0
  • 我的收藏部落(0
  • 自我介紹:一人吃麵萬人餓  

《MORE》

3

本日人氣:0
累積人氣: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