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貨好運到
  • 暱    稱:期貨好運到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320
  • 誰加我為好友(288
  • 我的收藏部落(0
  • 姓名:楚舒涵 
  • 公司:永豐期貨 
  • 白天電話:02-23829334 
  • 傳真電話:02-23611788 
  • 行動電話:0926045897 
  • Email:z20051021@gmail.com 
  • 地址:臺北市重慶南路一段2號8樓 
  • 證照:109年金管期總字第008號 
  • 自我介紹:永豐期貨給您全方位的專業軟體,秒殺的速度,讓您財富滿盈 優勢定位,熱心專業 永豐期貨就是要給您面面俱到又好又貼心! *提供即時更新新聞*  

《MORE》
本日人氣:2
累積人氣:604695

  • 2020/6/22

不到1個月,他竟然獲利26億美元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關於期貨市場上“時勢造英雄”的一些思考.......

本文來自交易法門


很多時候,交易者之間進行討論無非就是技術分析、基本面分析或者宏觀分析,對於我個人來講,技術分析搞了好多年了,我現在興趣不是很大,自己也會用,但是覺得那個東西沒什麼可以講的。

基本面分析我也搞了好多年了,儘管有些產業依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基本的分析思路和框架我覺得都是相通的,我目前會比較看重這個。

宏觀分析我可能偏弱一些,目前也在不斷學習和積累,主要是為了提升自己看問題的格局和視野,也是為了拓展自己交易的領域。

最近我一直跟大家談論的幾個重要的點就是暴利+起爆點,大家都說我的風格變了,其實並沒有變,講技術分析的東西,我能給你講很多,講基本面的東西,我也能給你扯很多,講宏觀我也能扯,但是不能扯很多,但是我講了很多的東西,大家可能都習慣了或者接受了,但我再開始講一個新的東西的時候,大家可能覺得我怎麼又變了。

其實,有些東西如果我一開始就講,大家可能覺得我是賭徒,但是如果大家掌握了我前面介紹的技術分析或者基本面分析的東西之後,再來接觸到我現在講得這些東西,那麼這些東西是對你的交易有實質性提升的東西。

很多人說我是老師或者分析師,我都不是,我所講的東西,一切都是從交易的角度出發,我認為不是分析師能夠寫出來的,但我相信有多年交易經驗並且交易有一定成就的人會有所共鳴的,但是市場上絕大多數講交易的,都是自詡為正派,講的都是一些眾人皆知的、老生常談的雞湯文,所以我覺得,對於我來說,我要么不講,要么就講一些真正對大家交易有幫助的東西。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我下面所講的內容,不適於做交易不久的小白,而是適用於交易時間比較久,對技術分析、基本面分析、宏觀分析以及交易標的、交易規則、交易工具都有所了解的交易者,我希望這樣的內容和方法可以給大家帶來啟發,讓你的交易和財富能有一個質的提升。

當然,為了很好地支撐我們的觀點,我得找一些大佬幫忙做個背書,我們先從最近在疫情期間利用2700萬美元在短短不到1個月的時間賺了26億美元的Bill Ackman的故事開始講起。

1  比爾.阿克曼

2020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疫情的出現,導致全球資本市場出現了黑天鵝,每次總是有一些牛人能夠抓住這樣的機會大賺一筆。就像約翰.保爾森在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利用CDS大賺400億美元一樣,每次重大的市場波動,我總是想去找到那些抓住機遇並賺到大錢的人,當然,我更想研究一下,他們是如何抓到這樣的機會,向這些了不起的交易者學習!

我本以今年很難出現像約翰.保爾森那樣的大佬,因為儘管疫情給全球資本市場帶來了較大的衝擊,但是全球央行大放水,然後不斷買買買,美股竟然V型反彈,所以我猜測那些最初做空賺了大錢的人,可能最終又都虧回去了,甚至反彈逢高做空的人也都虧慘了,所以沒有出現知名大佬。如果美股再來一波下跌,例如跌到15000附近,那可能這波行情下又會出現像約翰.保爾森那樣的大佬。

然而,巧合之下竟然發現了還真有一個人在這波疫情中大賺了一筆,那就是Pershing Square Holdings的Bill Ackman,這哥們賭性比較大,曾經大虧過,也大賺過,不過他很聰明,他想做長期投資,必須要確保管理資金的穩定性,像國內的一些私募,規模不穩定,很難做長期投資的,投資人基本上都是追求短期回報,所以你一兩年不賺錢,規模就會縮小很多。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Bill Ackman把基金改為封閉式基金,然後在英國和荷蘭上市。

封閉式基金的好處就是,基金股份只能轉讓,不能撤資,這樣的話就解決了資本的穩定性的問題,從而獲得了長期資金,可以進行長期投資了。Bill Ackman的投資特點主要有三個:第一,長期投資;第二,集中投資;第三,做多為主他管理72億美金,基本上只集中投資8、9隻股票,甚至其中的8隻股票就能佔90%多的倉位。

這個就是Pershing Square在5月的投資組合報告,右上角是頭寸數量,只有9個頭寸,全部都是多頭。但是這波Ackman賺了26億美元靠的不是持有的股票頭寸,而是右下角的那部分,他是利用CDS對其投資組合的風險進行對沖,CDS大賺一筆,我們來看一下他是怎麼不到1個月的時間裡賺到了26億美元。

先來簡單介紹一下CDS,最簡單的理解就是把CDS當做保險來看,買方每月交保險費,如果不發生意外,這錢就打水漂了,如果發生了意外,你將獲得高額的補償。當然,CDS保費的價格會隨著市場預期發生概率的變化而不斷變化,可能開始發生意外的概率很低,CDS保費價格超級便宜,後來爆發了某種危機,CDS保費價格飆升。

今年當疫情爆發之後,全球資本市場開始下跌,這個時候Bill Ackman意識到了這個風險,所以他有兩種選擇:第一,清空所有的投資組合;第二,給自己的投資組合進行風險對沖由於Bill Ackman是一個長期投資者,他相信自己持有的這些公司的未來發展,所以他不打算清空,而是給自己的投資組合進行風險對沖。

所以,在2月份的時候,他就購買了不同投資級別和高收益率信用違約互換指數的信用違約互換,主要是CDX IG,CDX HY,ITRX EUR。IG或投資級別指數在買的時候50個bps,簡單來說,就是保費價格是票面價格的0.50%,比較低的水平;高收益指數CDX HY也在接近有史以來的最低價格。然後我們來复盤一下這哥們的神操作!

我們可以看到,在2月的時候,市場受疫情影響開始下跌,Bill Ackman擔心疫情對資金投資組合的影響,所以打算採取對沖,選擇採取CDS,所以開始買入大量CDS,到了3月9號的時候,CDS合約價值已經達到了18億美元這個時候。

到了3月12號的時候,CDS合約價值達到了27.5億美元,然後開始賣出。他之所以賣出,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盈虧比大不如前,買的時候是50bps,而這個時候是140bps;另一個是因為持有股票實值下跌,而CDS價值上漲,使得CDS頭寸佔比佔了整個投資組合的40%。

此外,市場的惡化大大增加了他們持有CDS的機會成本。為了在CDS上獲得有意義的更大利潤,息差必須進一步擴大,接近金融危機期間短暫達到的水平。如果Ackman能夠在3月12日賣掉他們的全部CDS頭寸,他們很可能會這樣做,但由於頭寸規模很大,他們需要更多的時間退出,所以他採取分批退出,最終在3月23日全部賣掉了CDS,獲利26億美元,然後去抄底股票了。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Ackman買CDS的時候不就是50bps,賣的時候也就在140bps左右,感覺漲得不多,為什麼他會賺那麼多。首先,這筆投資Ackman付出了2700萬美元的保費,收益是26億美元,基本是100倍的收益,短短1個月的時間。

他所購買的這個CDS組合,如果一個月內上漲100bps,理論上最大回報是108倍,如果第一個月沒有爆發,在第二個月才漲了100bps,那麼最大收益將會減半,只有53倍,如果第三個月才漲了100bps,那麼最大收益才34倍。

所以簡單來說,Bill Ackman抓住了CDS的起漲點,用我們熟悉的語言來說,就是重倉賭對了起漲點,而且買完之後很快就爆發了。

這個就跟你預期某個品種要爆發大行情一樣,然後在爆發的初期立即買入虛值期權,然後標的大爆發,你的深度虛值期權變成深度實值期權,用一個類似的比喻就是,假設你買入了IO的某個深度虛值看漲期權,最初只有時間價值是5,然後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滬深300指數暴漲20%,你買的期權內在價值可能就是600多了,這部分的收益就是120倍,假設這是期權到期,沒有內在價值。

當然,可能在期權未到期之前,gamma大爆發導致的期權價格遠高於600,一波流在短期就能搞上百倍的收益。

Ackman這波操作比較厲害的幾個地方:第一,他對疫情的擔心是正確的,並採取了對沖的手段;第二,他買入的時機恰到好處,買入之後在不到一個月之內,他擔心的事情就發生了;第三,他懂得適可而止,幾乎平在了最低點獲利離場;第四,獲利之後他繼續去進行股票市場的長期投資和集中投資。

所以3月份的時候,他的資金規模菜70多億美元,到5月底他的基金規模已經超過了100億美元。

2  你還想到了誰?

因為Bill Ackman是用CDS進行對沖的,這個首先讓我想到了2008年在次貸危機中,同樣是利用CDS大賺一筆的約翰.保爾森,即《大空頭》的原型。

約翰.保爾森的擇時沒有比爾.阿克曼那麼準,他其實是買早了,但是他堅信美國次貸市場存在巨大的泡沫,所以他一直堅持,知道泡沫最終發生,結果泡沫爆發之後,他很快扭虧為盈,而且還是爆賺,他給客戶賺了200億美元,自己分得了40億美元。

當然,除了約翰.保爾森之外,我們還可以想到一個人,那就是喬治.索羅斯,當年索羅斯在做空英鎊的時候也是大賺一筆。90年代的時候,歐洲推行貨幣一體化,當時歐洲的兩大經濟體英國和德國情況截然不同,英國經濟相對疲軟,希望通過降息來刺激經濟,而德國經濟發展過熱,有通脹壓力,而且德國之前經歷過惡性通脹,所以政府不希望再次爆發這樣的通脹,希望加息來抑制通脹。

所以當時英鎊加入歐洲匯率體係時,英鎊兌馬克的匯率在2.95左右,既然是同一個貨幣體系,所以各國貨幣之間基本上要維持固定匯率,理論上匯率的下限是2.773。但英國和德國的情況截然不同,一個要降息,一個要加息,在這種情況下,量子基金的基金經理Druckenmiller發現了這個機會,做空了15億美元的英鎊,那個時候量子基金的管理規模在70億美元。

後來Druckenmiller又繼續做空了55億美元的英鎊,基金的100%資產都投入到這一個交易當中。

在我們看了,這是一場豪賭,但是令我們驚訝的是,索羅斯知道這件事情之後,認為這是20年難得一見的機會,所以他認為至少用200%的倉位去搞這筆交易,最後又賣空了30億美元的英鎊,一共賣出100億美元的英鎊,當然比預期的賣出140億美元英鎊還差一些。不過固定匯率制最終失敗,結果英鎊兌馬克的匯率從下限的2.773再次大跌14%。這就是索羅斯狙擊英鎊的著名案例。

我不知道索羅斯這樣算不算賭徒,但是他這筆操作其實風險有限,盈虧比巨大,即使他做錯了,頂多受到固定匯率制的影響,上有頂部,而且隨著匯率的回升,市場自然做空的力量就容易把匯率再次打下來,但是如果他賭對了,這種固定匯率制度無法實行下去,那麼英鎊就容易脫離歐洲貨幣體系,最終他賭對了,不過現在來看,這件事對於英鎊來說,並不算是壞事。

其實,無論是約翰.保爾森、比爾.阿克曼還是喬治.索羅斯,他們的這種獲利方式似乎都是利用黑天鵝事件,這就不得不讓我們想到了《黑天鵝》的作者塔勒布,他的思想就是如何從黑天鵝事件中投資獲利,利用投資組合的反脆弱性。

當然,有一個基金確實是這麼幹的,就是Universa基金,恰好塔勒布還擔任這個基金的投資顧問,這個基金的投資風格就是去賭深度虛值期權,而且有過3次特別成功的案例,每次都獲利幾十倍。

當然,除了國外這些知名的投資大佬,國內其實也有類似的知名人士,那就是傅海棠,市場傳聞的傅大佬用5萬做大蒜電子盤賺到了600萬,然後利用棉花大牛市又賺到了1.2億,然後連虧3年,在2016年供給側改革的時候1500萬賺到了10個億。

但其實據相關人士說,當年是賺了20億,只不過賺到10個億的時候,那一年還沒結束,後面的那幾個月又翻了一倍。再之後,傅大佬也就在蘋果上賺了4億多,其他的沒有什麼大賺,但是有很多大虧可能市場並不知道。

我們就從傅大佬兩次大賺,一次是5萬賺到600萬,一是1500萬賺到10億說起,其實並不是一個5萬賺到了600萬,因為傅大佬之前也是連虧9年,實際情況應該是第一個5萬投入進去,輸光之後,然後再來第二個5萬投入進去,知道第N個5萬,應該是第16個5萬投入進去,賭對了大蒜,然後大賺一筆。

同樣的道理,傅大佬也不是用1500萬賺到了10個億,而是2013-2015年的資金虧剩下1500萬。

當然,在絕大多數人看來,上面這些大佬都是賭徒或者倖存者偏差,市場並不認可他們的交易方式,大多數人希望的交易方式是,找到一個穩定的交易系統,然後堅持執行這個交易系統,接下來就是穩定的獲利,每年賺個20%,然後發揮複利效應,不追求一次性暴利。

但是,衍生品市場上並不存在這樣的交易系統,這取決於市場環境,市場環境與交易系統匹配時,賺錢很容易,市場環境與交易系統不匹配時,再牛逼的交易系統照樣虧錢,不存在永動機,更不存在永續複利。

就像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那樣,一群高學歷人才,做得又是相對價值投資,其實類似於找到一個穩定的交易系統,企圖利用永動機來賺錢,但是相對價值投資的利差不太夠,不過利差不夠,槓桿來湊,總有一次看似意外事件的黑天鵝等著你。

所以,我個人認為,在衍生品市場上進行投機,沒有復利這麼一說,巴菲特也不是做期貨搞得複利,衍生品市場,對手盤交易,要么對沖,要么就是個賭。所以必須要抓住市場給我們的不可逆的大行情,爆賺一筆,這個才是衍生品市場中成功大佬的共性經歷。

衍生品市場想盡了一切辦法給交易者製造困難,誰都知道應該低買高賣,當某個商品價格低了,我們就去買,等價格高了再賣出去獲利,在股票市場完全沒問題,但是期貨市場的第一個障礙就是合約的期限商品的價格完全可以在你這個合約到期之前不漲,你必須平倉或者移倉,如果打算長期持有,選擇不斷地展期操作。

那麼期貨市場第二個障礙出現了,那就是升貼水,每次換月都給你來個展期損失,價格長期不漲,你長期換月,慢慢換月也把你虧死,為了加速參與者的死亡速度,期貨又給交易者提供了高槓桿,縮短了你能夠承受的持倉時間和換月次數期權就更狠了,就算你判斷對了,人家長得速度比較慢,最終時間價值損失可能大於標的波動帶來的收益。

所以交易者想採取holding策略長期持有獲利非常困難。

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應該向有結果的人學習,衍生品市場上成功的大佬沒有一個是靠複利成功的,都是靠當時市場出現了一個大行情或者不可逆的機會,被一些人抓到了,而且這些人有堅定的信仰,然後一舉成名。

你不如說約翰.保爾森,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之前,他已經買了CDS一年多,一直盯著這個機會,其實壓力也很大,其實也錯過了很多機會,但是他花了幾年時間,只盯住這一個他認為的大機會,放棄了其他的機會,在前期的虧損當中,他堅定自己的信仰,認為美國次貸危機必定會爆發。

3  時勢造英雄

當然,上面我所提到的大佬,他們都有過自己非常成功的案例,但是衍生品市場中沒有神,這些人也都有過失敗,而且失敗過很多次,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盈虧比交易者,這些大佬都是做那種巨大的盈虧比交易,注重盈利的量級,而不是盈利的次數和長度

在別人看來,他們只是運氣好賭對了,我個人認為,運氣確實是他們成功的一方面,但是完全靠運氣是不可能的,他們自身做過深刻的研究和思考,交易之前思路基本上非常清楚,而且信仰非常堅定。他們可能放棄了一些機會,懂得取捨之道,什麼機會都去抓,往往什麼機會都抓不准,他們更加專注於抓大機會

這些大佬為什麼會也有失敗呢,因為時勢造英雄,真的不是他們能夠凌駕於市場之上,就像傅海棠說的天道,就是時勢造英雄,市場給你了一波不可逆的大行情,你運氣好抓住了,然後一戰成名,但是同樣的邏輯,同樣的分析,同樣的價格,市場並沒有給你一波不可逆的行情,你同樣去操作,就會虧得很慘。

就像這波的棉花,當年因為棉花起家的林廣袤、傅海棠,這波棉花也都是折戟沉沙,虧損慘重,他們不懂棉花的基本面嗎?他們的邏輯不對嗎?這個我覺得都不是重要的。

還是那句話,行情是可逆的,不是你分析多牛逼,天下大事,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你只有抓住了這樣的大勢,順勢而為,那麼沒有人能夠阻擋你,你才能夠成為這樣的英雄,所以你看林廣袤除了當年的棉花之外,還有什麼大的成功案例嗎?

所以,我們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我們能夠賺大錢,不是自己多牛逼,只是我們抓到了一波不可逆的行情,然後信仰堅定,倉位比別人大一些,持有的時間比別人長一些,所以賺的倍數比別人大一些。我們要去找這樣的勢。

過去國內商品市場沒有期權,現在期權逐步上來了,包括滬深300指數期權,過去那些大佬是用期權賺了幾十倍上百倍,對於後浪們用期權這種高槓桿的工具完全可以賺到上千倍,關鍵是你有沒有找到那種不可逆的大行情的機會。找到這樣的機會之後,如何高效利用槓桿,如果你能像Ackman那樣起漲點抓得比較好,這個虛值期權可能也能在1個月給你上百倍的回報。

其實不光是期權,現在國債期貨的槓桿也很大,你像二債的保證金是0.5%,200倍的槓桿,如果你對國內短期利率方向研究比較深刻,發現了大的機會,也有可能一波賺取暴利。所以不是說賺上千倍不可能,只是第一你沒有找到那樣不可逆的大機會,第二你沒有找到最佳的參與工具

我一直說要參與不可逆的大行情,這樣才容易對你的交易或者財富有實質性的提升。

商品市場中不可逆的大行情主要是天災人禍,比如農產品因為天氣問題,巴西礦難這種的;政策性因素,比如供給側改革,中加關係緊張;操縱性因素,比如有錢又有貨的大資金,現貨市場控盤30%以上不放貨,期貨市場持倉控盤30%以上,期現結合搞那些不信邪的對手盤。當前前這兩者比較好參與一些,後者那就是像諸葛亮那樣,謀司馬懿之所謀,然後才去交易策略。

除了商品市場之外,國債期貨市場也有這樣的機會,沒人能控制中國銀行的利率吧,這個和商品不是一個邏輯,不過這個需要對宏觀有較強的把握,這方面做得比較牛的話,國債期貨槓桿又那麼高,足以成就你成為大佬,所以這裡也有不可逆的行情。

當然,股市一直被認為是扶不起的阿斗,但是你很難去操控中國的股票指數吧,當股市出現一波不可逆的大行情時,你同樣可以去參與和把握,當然可以參與的就多了,可以是股票,可以使股指,可以是50ETF期權額IO期權。

另外,像比特幣市場每年基本上都會有50%以上的上漲行情,尤其是比特幣大跌之後,反彈個50%基本上很輕鬆,這也是可以去抓的一個機會,在比特幣大跌之後逢低去買入一些。

所以,我覺得首先我們要知道未來哪個市場或者哪個領域有不可逆的大機會其次我們要知道大機會來的時候有什麼特徵,我們能夠識別出來,不然的話,機會來了,你識別不出來就錯過了上車的機會;最後我們還要知道用哪種交易工具去參與這樣的機會能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盈虧比

最後,當你知道哪裡未來有不可逆的大行情,也知道如何去識別大行情的大佬,也知道了使用什麼樣的工具去參與,其實還有更加具體的細節,你這個工具具體應該怎麼去操作。

比如說,2015年中國股災來了之後,如果你從國外買入ASHR ETF看跌期權,因為那個時候國內沒有IO期權,你怎麼買,直接買遠期的,你這個獲利的倍數就少很多了,但如果你就買近月的,然後不斷向下月滾動移倉,你的倍數就厲害了

大多數時候,我們所做的交易,對我們的交易本身沒有太大的提高,對於我們的財富也不會有質的變化,拿個幾十萬上百萬去交易,今天賺點明天虧點,沒什麼太大意義,當然做資管的無所謂,目的不是為了獲得絕對收益,而是為了做大規模。

如果你想要獲得交易中的成就感,並且獲得巨大的個人財富,必須要做對一波不可逆的大行情,以堅定的信仰做下去,一次成功你的交易信心、交易氣質和人生財富就會發生質的飛躍。

當然,這樣的不可逆行情不是每年都有,可能幾年才出現一次,所以我們不需要頻繁去賭,只需要在我們非常確定這樣的行情來臨時,才去賭一把,做投機,有贏有輸很正常,我們可以賭輸某次交易,但是不能夠輸掉自己的一生。

我個人是希望所有人看過我文章的人都能夠從中收益,然後在自己擅長或者熟悉的領域中找到這樣不可逆的大機會,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想要把自己的交易氣質和人生財富有個質的飛躍,必須做對一波不可逆的大行情,如何去做對一波不可逆的大行情,我覺得主要有以下五點:

第一,機會在哪裡?

第二,如何去識別機會的出現?

第三,選擇哪種交易工具參與風險回報最大?

第四,具體操作過程中應該注意哪些細節?

第五,信仰堅定並懂得適可而止!

我自己在自己熟悉的領域找打了這樣的機會,基本上都想好了,坐等這樣的機會出現,我能夠識別出來,也知道該如何去參與,所以我也希望大家也能夠找到這樣的機會,希望未來有一天,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當中,有人能夠獲得巨額回報的收益,讓你的交易氣質和財富都有一個質的飛躍,當你回首自己的交易經歷時,也會為自己感到自豪。

https://xnews.jin10.com/details/61295

 

 

0
0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