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士
  • 暱    稱:瑜伽士 
  • 部落分類:  
  • 我的好友們(23
  • 誰加我為好友(32
  • 我的收藏部落(0
  • 自我介紹: 世上蠢蠢者,相見只論錢:張三五百貫,李四有幾千,趙大折卻本,王六大迍邅。口常談三業,心中欲火然。癡狼咬肚熱,貪鬼撮頭牽 

《MORE》

1

本日人氣:104
累積人氣:533872
寒山僧蹤

  • 2011/2/7

順治皇帝出家前的;遺詔;-罪己詔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朕以涼德承嗣丕基,十八年於茲矣。自親政以來,紀綱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太祖、太宗謨烈,因循悠乎,苟安目前,且漸習漢俗,于淳樸舊制日有更張,以致國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  

    朕自弱齡即遇皇考太宗皇帝上賓,教訓撫養,惟聖母皇太后慈育是依,大恩罔極,高厚莫酬,惟朝夕趨承,冀盡孝養,今不幸子道不終,誠悃未遂,是朕之罪一也。  
    皇考賓天時,朕止六歲,不能衰經行三年喪,終天抱恨,帷事奉皇太后,順志承顏,且冀萬年之後,庶盡子職,少抒前憾,今永違膝下,反上廑聖母哀痛,是朕之罪一也。  

    宗皇諸王貝勒等,皆系太祖、太宗子孫,為國藩翰,理應優遇,以示展親。朕于諸王貝勒等,晉接既正東,恩惠複鮮,以致情誼睽隔,友愛之道未周,是朕之罪一也。  

    滿洲諸臣,或曆世竭忠,或累年效力,宣加倚托,盡厥猷為,朕不能信任,有才莫展。且明季失國,多由偏用文臣,朕不以為戒,反委任漢官,即部院印信,間亦令漢官掌管,以致滿臣無心任事,精力懈弛,是朕之罪一也。  

    朕夙性好高,不能虛己延納,於用人之際,務求其德於己相侔,未能隨材器使,以致每歎乏人。若舍短錄長,則人有微技,亦獲見用,豈遂至於舉世無材,是朕之罪一也。  

    設官分職,惟德是用,進退黜陟不可忽視,朕於廷臣中,有明知其不肖,刀不即行罷斥,仍複優容姑息,如劉正宗者,偏私躁忌,朕已洞悉於心,乃容其久任政地,誠可謂見賢而不能舉,見不肖而不能退,是朕之罪一也。 

 
    國用浩繁,兵餉不足,然金花錢糧,盡給宮中之費,未常節省發施,及度支告匱,每令會議,即諸王大臣會議,豈能別有奇策,只得議及裁減俸祿,以贍軍需,厚己薄人,益上損下,是朕之罪一也。 

 
    經營殿宇,造作器具,務極精工,求為前代後人所不及,無益之地,糜費甚多,乃不自省察,罔體民艱,是朕之罪一也。 

 
    端敬皇后于皇太后克盡孝道,輔佐朕躬,內政聿修,朕仰奉慈綸,追念賢淑,喪祭典禮概從優厚,然不能以禮止情,諸事太過,豈濫不經,是朕之罪一也。  

    朕性閒靜,常圖安逸,燕處深宮,禦朝絕少,以致與廷臣接見稀疏,上下情誼否塞,是朕之罪一也。  

    人之們事,孰能無過,在朕日禦萬幾,自然多有違錯,惟肯聽言納諫,則有過必知。朕每自恃聰明,不能聽言納諫。古雲,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朕於斯言,大相違背,以致臣士緘然,不肯進言,是朕之罪一也。  

    朕既知過,每自尅責生悔,乃徒尚虛文,未能者改,以致過端日積,愆戾逾多,是朕之罪一也。

  
    太祖、太宗創垂基業,所關至重,元良儲嗣,不可久虛,朕子玄燁,佟氏妃所生也,年八歲,岐嶷穎慧,克承宗祧,茲立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釋服,即皇帝位。特命內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鼇拜為輔臣,伊等皆勳舊重臣,朕以腹心寄託,其勉天忠盡,保翊沖主,佐理政務,而告中外,咸使聞知。
 
 
       順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 
 
 
 
 第一條,順治檢討說,自己並無高厚的德行,卻繼承了祖宗大業,但卻沒
               有治理好國家,沒有致福于百姓,這是自己的一條罪過。
 
第二條,說自己先母親去世,不能孝養母親,是自己的罪過。
 
第三條,再強調父親去世時,自己因尚年幼,未盡孝儀,本應在母親去世
              時給予彌補,但今不能承歡母后,反給母親帶來痛苦,是自己的
              罪過。  
 
第四條說,對宗室諸王貝勒等滿洲親貴未能照應周全,是自己的罪過。
 
第五條說,在施政之中偏向任用漢族大臣,疏遠了滿洲官員,是自己的罪
                  過。
 
第六條說,自己用人所持標準過高,沒能很好地發現人才、使用人才,是
                  自己的罪過。
 
第七條說,自己對不稱職的官員未能及時撤換,是自己的罪過。
 
第八條說,自己在宮中花費過多,影響了官員的俸祿,是自己的罪過。
 
第九條說,自己在宮殿建造和器具使用上花錢太多,未能體諒百姓生活的
                  艱辛,是自己的罪過。
 
第十條說,寵愛的董鄂妃去世時,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喪葬之禮違反定
                  制,過於鋪張,是自己的罪過。
 
第十一條,說自己過分信用太監,致使其營私舞弊,是自己的罪過。
 
 
第十二條,說自己圖清閒,很少上朝,致使與大臣們缺少聯繫,是自己的
                  罪過。
 
第十三條,說自己自以為聰明,聽不得不同意見,以致大臣們不肯進言,
                  是自己的罪過。
 
第十四條,說自己知錯而未能改錯,以致過錯越來越多,是自己的罪過。
 
 
0
5

複製引用網址

回應
共 0 筆

我要留言* 必填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Email:
(建議填寫,版主回覆會用郵件通知您)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記住我的個人資料: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私密留言:僅提供會員使用,如欲使用私密留言請先 登入會員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留言內容:【限制 1000 個字元】
鉅亨網【部落新世界Blog】 認證碼: